节水在身边

节水不仅是钱的事儿——山东诸城市工业节水从“被逼”到“自觉”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四版  2018-09-06


主汛期以来,“安比”“摩羯”两次台风过境,却没给共青团水库带来有效蓄水。眺望库区,荒草铺地,满眼“渴”望,依然保持着连续6年干涸的纪录。山东诸城市共青团水库管理处主任郭思明介绍,暴雨降水仅仅让久旱的库底、断流的河道“喝饱了”,没有大的地表径流,水库无水可蓄。

共青团水库承担辛兴工业园区3个企业的工业供水。然而,水库干涸见底,水库对岸的工业园区却生产有序。

在兴贸玉米公司,谈起企业用水从哪里来,公司供排水管理办公室主任任宪军介绍:“ 2014年水库干涸后,园区3个企业缺水停产,共同筹资2700万元,铺设14公里管道,通过二级加压从潍河调水。”调水工程建设期间,诸城市政府和水利部门紧急调度上游20公里之外的石门水库,“挤”出30万立方米调水维持企业限产临时水源。2013年以来,诸城遭遇连年干旱,30万立方米宝贵水源,对石门水库而言是“大放血”,对辛兴工业园区来说是杯水车薪“不过瘾”。据测算,30万立方米调水,经过沿途渗漏,调到辛兴工业园区的水量只有20多万立方米,仅能维持20天的用水需要。辛兴工业园3个企业当时日取水总量1万立方米。“辛兴镇政府派出机关干部、社区干部沿途管理不准截流,我带着矿泉水、方便面,昼夜坐在车里偷偷地盯着石门水库放水洞,根据流量算水量。”回忆起当年调水的细节,任宪军至今还为当年的“小家子气”感到不好意思,“都是被缺水逼的。”潍河水源源不断调入辛兴工业园,远水已解近渴。生产车间,用水企业不见水,四排设备立体布局,机器轰鸣,室温高达40摄氏度,仅能从一台水泵、一根管道来判断这是用水生产工序。生产厂长鹿洪江说:“上马节水改造项目,是公司董事会集体决策最快的一次,整个过程只有10分钟。”加水洗剂—烘干脱水—脱水灌装—浓缩分离—加水洗剂,节水改造后的生产工艺是一个闭路循环系统。鹿洪江介绍,生产流程中58%的水已蒸发利用,42%的水又回到初始循环。

水价低时水量大,水价高后水耗少。“以前从共青团水库直接取水,每天取水4000立方米,每立方米水费0.5元,日用水成本2000元。”算起用水成本账、节水效益账,鹿洪江说,“使用远程调水后,水费成本高达1.8元每立方米,现在每天用水量2600立方米,仅为改造前的65%,日用水成本4680元。”鹿洪江介绍,如不进行节水改造,日用水成本就要达到7200元,增幅接近4倍。据测算,水源转换、节水改造前后,这个企业年增用水成本97万元,年节水效益93万元。

“节水不仅是钱的事儿!增加的近百万元用水成本可以通过产品价格来消化分解。如果无水可用,整个辛兴工业园区就会关闭破产,几十亿产值的流失、6000多名职工的下岗,损失不是能用钱衡量的。”鹿洪江说,“水是生产要素、生产成本,极端干旱年景里有钱也买不到水。节水,不仅仅是为了节约近百万元的生产成本,更重要的是挤出更多水资源空间造福更多领域。在用水问题上,我们不能做挥霍浪费的事。”鹿洪江的话里已体现出诸城工业领域水资源意识、水忧患意识和节水意识。辛兴工业园区的浩天药业公司、东晓生物公司也通过一体化净水器、催化氧化反应器等新设备、新工艺,提高原水节水效率和中水回用处理能力。规划投资2亿多元的共青团水库加固、增容与水系连通工程建设即将上马,辛兴工业园区将重新回归水库取水,水库、河流、机井三套水源保障,用水成本下降,用水更加从容。

有水当思无水苦,用时节约流水长。丰水年百次说教不如枯水年一次体验,从被逼节水到节水自觉,一场工业节水改造诠释了水的“生产之要”新内涵,共节共享。2014年以来,诸城引导110家年取水量3万立方米以上的重点用水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将节约用水落实到生产经营全过程,全市平均重复用水率达到83.7%。(周德宝)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