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

汉武开渠(下)

来源:中国水利报  2017-02-23

汉武帝时期槽渠的大致走向

褒斜运道,是汉武帝时期一条未能开成的运河。

郑当时开成漕渠后,又有人向汉武帝打报告,建言打通秦岭褒斜道并开辟出新的漕路,以避黄河砥柱之险。

当时从关东运粮,要溯黄河而上抵潼关,再经漕渠奔长安。但漕船所经黄河三门峡段,峡谷陡峭,水流湍急,且水下藏有暗礁,向称“砥柱之险”。舟船经此,不但要逆流而上,而且稍有不慎,就会触礁倾覆。

尝到开漕渠甜头的汉武帝对开褒斜运河的建议兴致颇高,他何尝不知黄河漕运有砥柱之险,且顽疾难治,更对秦岭以南地区丰饶的物产觊觎不已,遂让御史大夫张汤了解此事的可行性。

张汤其人,后世史学家给他贴出的标签是“酷吏”,因为他替汉武帝干了不少整人害人的坏事。不过,此人颇有才干且是位清官,并非全都“面目可憎”。

巍巍秦岭,是一座东西走向的山脉,主体部分横亘于北面的关中平原和南面的汉江盆地之间,东西绵延四五百公里,南北宽度100~150公里,海拔大都在2000~3000米之间(主峰太白山海拔3771米)。北麓山势陡短,南麓山势缓长。秦岭还是黄河与长江两大水系的分水岭,北坡之水注渭河,再入黄河;南坡之水注嘉陵江、汉江,再入长江。

古人寻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是沿河而行,因为河流的走向就是指南针,又可以随时随地取用生活用水和果腹之食(河谷一带大多水土丰饶,动植物资源丰富,而且河中常有鱼蚌等水产品)。

从关中翻越秦岭至汉中,有多条道路可走,其中最著名的有两条,一为陈仓道,一为褒斜道——这两条道正与当年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故事有关。“明修栈道”的道,即褒斜道,因循褒河、斜河河谷开辟而得名。发源于南坡的褒河南流注入汉江,出口正对着汉中盆地的中心。发源于北坡的斜河,北流入渭河。褒斜道的优点是为沟通关中盆地与汉中盆地的捷径;缺点是山势陡峭,崎岖难行。

“暗度陈仓”的道,习惯上称之为故道——因其南面所经嘉陵江上游古称故道水,所经凤县古称故道县,又因其北面的出发点宝鸡古称陈仓,又被称作陈仓道。故道(陈仓道)的优点是河谷宽阔,大部分路程平坦,且所经之处村落稠密、物产丰饶,秦岭之南还可利用嘉陵江水运,利于大部队行动和粮草供应。它的缺点是路途迂远(自汉中至长安比褒斜道长四百里)、关山重重,除了要翻越大散关附近的秦岭垭口外,还要攀越青泥岭、马岭、老爷岭等山,以及嘉陵江、汉水及各支流间的分水梁八九处。简而言之,故道虽远但开阔,褒斜道陡峻却近捷。

张汤向汉武帝的建议是:漕运不走黄河、渭水,而是利用褒水、斜水来运粮。将山东(崤山、函谷关以东广大地区)的粮食先运至南阳,再进入沔水(又称汉水,今汉江),溯江而上,在汉中转入褒水,溯流上秦岭,然后用车辆转运到斜水上游,再装船顺斜水驶入渭水,最后抵达长安。

这个水陆联运的建议如果得以实现,那再好不过了。汉武帝听罢,双眸顿时燃烧起憧憬的火焰:如此另辟漕运新路,何愁京师无粮!当即下诏拜张汤之子张卬为汉中太守,主持开凿褒斜道。张卬领命后,“发数万人作褒斜道五百余里”。(《史记·河渠书》)工程包括褒水、斜水的整治拓宽,河谷陆路及分水岭间道路的铺筑。元狩二年至六年(公元前121年至公元前117年),经过四载的苦干,褒斜道终于开成,但水路漕运的目的却未达到。由于山中河道坡度陡,落差大,水流湍急,又不时有大石滚落河中,舟船望水兴叹,只能退避三舍。

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张卬的这番力气并没有完全白费,经过这次大规模整修,循斜水(今石头河)、褒水(今褒河)河谷、穿越秦岭的山间大道(主要是栈道)终于开辟成功,成为古代巴蜀通往关中的干道。

说完了漕渠和褒斜道,还得费些笔墨简介一下西汉开的另一条运渠——关中洛渭漕渠。由于这条运渠的鲜为人知,几乎所有写运河的著作都未提及。当然,这条运渠能够“重见天日”,要感谢考古工作者付出的辛劳和智慧。

据彭曦等考古专家考证,西汉时期在关中的洛(北洛河)之间,还有一条“洛渭漕渠”,虽然名不见史册,但徵邑漕仓的发现和田野调查表明,这段运河不仅存在,而且创生时间不迟于汉武帝时期(我们姑且把洛渭漕渠的开创者记在汉武帝名下);至于运渠寿命,也远比关中漕渠长,在隋唐时期前后仍在使用。

洛渭漕渠由天然河流和人工运渠联手而成(其遗迹至今仍清晰可见),自北南流,顺风顺水,舟行省时省力。其中,一段是利用北洛河天然河道,起自北洛河左岸、蒲城县西头乡(徵邑漕仓故址)至蒲城县钤铒乡北城村南,全长60公里。另一段为人工运河,在北洛河泛滥流经的洼地上开挖(宽为25米~70多米),自北城村南北洛河引水口处,至渭南市孝义镇的单家崖入渭,全长32公里。洛渭漕渠虽只是关中域内一条不足百公里的运河,但它把关中东北部的富庶农业区与京师长安连接起来,因有近在咫尺的优势,能随时解京师粮荒的燃眉之急。

汉武帝时,为了解决闽越(今福建、浙江)地区贡赋运输问题,还在今苏州以南循太湖东缘的沼泽地带拓浚了苏州至嘉兴之间的运河。(靳怀堾)

 

责编:续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