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烟波浩渺的密云水库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7-07-20

22847938_meitu_6.jpg


云,灰白色的云在密云水库的上空流动。流过远山的时候,带来一片青翠;流过湖面的时候,平静的湖水荡漾着它的倒影;我站在水库边,心里像云烟一样迷茫。

雨前的密云水库是那么平静,宛如明镜一样映出白色的云,远处黛绿色的山和淡淡的青烟。在水库堤岸边,能听见风声和水声,燕子掠过水面,舞动着翅膀向云海的深处飞去。

我喜欢独自一个人坐在大坝上,看着那烟波浩渺的清水遐想。密云水库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大。湖水碧波万顷,淡淡的青烟飘过,远山则像是一个个蒙上面纱的新娘,朦胧中显得更加美丽。

小时候,我喜欢在昆明湖上泛舟,总认为它是天下最大最美的湖。但和密云水库比较,它不过是一个小湖泊。据说,密云水库能装下150个昆明湖。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湖水,我不禁想起孟浩然的诗句:“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水库汪洋浩荡,一望无际,气蒸燕赵,波撼京城。

雨不知不觉地下了起来,丝丝可见,微风吹来,像是少女的长发,在风中飞扬,飘飘洒洒;又宛若一张大网罩住了整个水库。平静的湖水泛起层层涟漪,雨中的水库像是一首朦胧诗,耐人寻味。雨落到水库里,溅起千万朵浪花,又瞬间消失了。看远处的青山,近处的湖水,灰白色的天空,烟波、碧树构成了一幅淡雅的水墨画。

我喜欢雨,更喜欢雨中的水库,独自一个人行走在大坝上,任凭雨水落在身上。我伸出双手迎接它,手心凉丝丝的,像是墨水滴在宣纸上慢慢地散开来,让我浑身感到痛快淋漓。

在雨中漫步,听沙沙的雨声落在湖里,细雨弹奏出美妙的乐章。雨中的水库是美的,雨中的远山是美的。喜人的雨,恼人的雨,洒向水库,洒向田野,洒落在我的心田。不知不觉间,雨越下越大,远山近水变得模糊不清了,眼前的天与地、山和水浑然一体。雨滴打在水面上,仿佛是“大珠小珠落玉盘”,让人心醉。

在雨中遐想,我忽然想到“上善若水”这句古语。它的意思是说:“最高境界的善行就是像水一样的品格,润泽万物而不争名利,做事情如行云流水,静止如水。”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的描述契合了水库管理处职工的品格吗?他们从走出校门、到水库工作的第一天起,就把自己的命运和水库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每逢汛期,保证水库大坝的安全至关重要,因为这关系到2000多万北京人口的安全。近年来,他们既要保证让水库多蓄水,又要保证大洪水袭来时不对水库造成危害。为此,他们日日夜夜坚守在水库大坝上。多少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他们顶风冒雨,测量大坝水位,检查大坝坝体有无裂痕,保证了汛期北京市民的安全。

早晨,他们迎着一轮朝阳,沿着水库边的林荫小道到水库上班;晚上,他们头顶着满天星辉回家。欢乐时他们来到水库边和水库共享欢乐;痛苦时他们来到堤岸边对着水库诉说。就这样一年又一年为水库工作,这里留下了他们美好的青春岁月。有多少个中秋节的夜晚,他们因为工作不能回家,在大坝上品着月饼,抬头望着明月,思念着家人;有多少个春节,在万家团圆的爆竹声中,他们独守在办公室的电话机旁值班,不能与亲人团聚。他们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退休后又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水库管理处工作,成为水务二代、三代,继续为水库奉献青春。

今生今世,水库管理处职工将自己交给了水库,把热忱、汗水与才智都献给了水库。如果有来生,他们还会毫不犹豫地说:“我已经离不开水库了!”也许,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的名字会被后人淡忘,但是他们的心依然留在水库,因为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从他们到水库工作的第一天起,就已经深深地烙上“我是北京水务人”的印记。在他们晚年的时候,一定会说:“我这一辈子都在水库管理处工作,把青春和生命献给了北京水务事业。我为自己是北京水务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他们的品德,就像水库的水一样,滋润万物而不争名利,默默地奉献自己的一生。水库之水,已融入他们的血脉。“上善若水”的精神品格,历经千年传承,生生不息……

密云水库每年向北京供水10亿立方米,养育了2000多万北京市民,灌溉了京郊200万亩农田,滋润了干渴的秧苗。绿油油的稻田,即将成熟的瓜果蔬菜,就是对一代代北京水务人奉献的回报。

雨还在下着,我独自撑着一把伞在大坝上遐想。我多想化作一滴雨融入水库;我多想化作一块石子,参与筑牢坚固的大坝;我多想像南宋大文豪张孝祥一样,驾一叶扁舟在密云水库的湖面上飘荡。“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叶”,这样的意境多么令人心驰神往。

我爱儿童时佩戴的红领巾,怀念在北海波光潋滟的水面上荡起的双桨;我爱少年时独自坐在昆明湖畔的长条椅上,欣赏夕阳映红的玉泉山塔影和湖水,那“半湖瑟瑟半湖红”的景色,真是妙不可言。可我更爱密云水库,因为她是2000多万北京市民赖以生存的水源地。烟雨濛濛的密云水库,让我久久不愿离去,终生难忘。(何燕斌)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