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九曲河续写华章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7-08-17

c9062443f89d4e5e9f0eaaa662e82608_B_BASIC_meitu_10.jpg

丹阳市九曲河水利枢纽(镇江市水利局 供图)


情愫有时不仅仅是一湾浅浅的水,但一湾水带来的改变,的确能让你的情感更加浓郁,镇江丹阳境内的九曲河,就是这样的一条河。

中国大运河从镇江,经新丰,入练湖,很快就进入丹阳了。

从秦代始,“徒阳运河”“秦凿曲阿”将丹阳和苏南运河沟通。唐代李白的《丁都护歌》,把丹阳运河文化推向高潮:“云阳上征去,两岸饶商贾。吴牛喘月时,拖船一何苦。”宋代,大运河河水将触角向丹阳城外延伸,河水将繁华从北陈家桥往外辐射,经华甸桥、荆城桥抵访仙镇,流向转北,穿包港口入江,九曲河诞生了。

丹阳地上本没有九曲河,因生产、生活、发展之需要,先人们开挖了九曲河。她虽然没有“丹阳城西朝阳寺,朔望钟声到客船”的诗意,也没有官府漕运的威严,但她有一份执着,敞开胸襟,为丹阳东北地区灌溉、运输、防洪、防灾提供保障。她滚滚向东,经丹北镇与长江汇合,奔入茫茫大海。丹阳离不开九曲河,运河需要九曲河,长江更喜欢九曲河。九曲河成了她们可爱的孩子。

丹阳境内,大运河流光溢彩,最有韵味;香草河神圣庄严,最富神话色彩;丹金溧漕河名声大噪,最期偶遇;九曲河这条丹阳市东部区域的主动脉,最让人探寻、回味。“九”,吉祥数字,充满想象,蕴含好运;“九”,多弯曲之意,富有多层次的立体美感。一样江南好山水,如何到此便缠绵。

我从云阳大桥出发,与大运河告别,沿九曲河一路向东,河水到了荆林将其一劈两半,北为老集镇,南是开发区,荆林桥横跨两端, 过去的客运码头早已不见踪影。呈现在你眼前的是水泥堤坝、漫步绿道。疏浚过后的九曲河,河水清清,一路向东。她从容淡定,单纯坦诚。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都因她而兴、因她而美、因她而活力四射。沿丹仙106县道公路徒步,两旁的水杉高耸挺立,映入眼帘的每座村庄都是一幅江南水墨风景画。两岸人家、秧苗翠绿、红瓦小楼,都掩映在古树鲜花之中。转竹林深处,邀红亭对酌,拍田野风光。走着走着,天空下起了细雨,在烟雨中体验极致的、静谧的运河人家,幸哉乐哉!

雨帘从空中布下,雨雾弥漫着这个寂静的世界,道路上很少行人,萧萧林木中,听晶莹的雨珠滑落;河面涟漪,荡漾着万千雨花;登公路高点远眺,雾霭中,时隐时现的红黄蓝色雨衣,河道两旁的垂钓,多少古朴村舍浸润,都在这烟雨之中。一时风趣无二。

九曲河,这一湾清水,不仅能让你情感丰富,更能让你血脉偾张。

九曲河到访仙突然拐弯向东北流去,也有河水缠绵访仙停下步,形成一条支流,在访仙桥下向南沿访彭线缓缓流淌而去。绕旧街小巷,幽幽弄堂;环青苔石板,走街穿巷,古访仙街在眼前展现。华罗庚故居,陈毅给汤通庆的题词留言,“访仙桥近月轩惨案”旧址,“访仙桥”旧石碑等历史遗存,是这里的见证。拜谒后,不由得浮想联翩,心潮涌动,热泪盈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家国情怀油然涌上心头。 

九曲河水瑞泽土地,养育民众,激发情感,厚植文化。岁月变迁,是一片土地因河流而产生的文化力量,却越来越发挥着她巨大的作用。一条河如血脉贯通了丹阳这片热土;一条河成了这里新时代经济发展的缩影,仅访仙镇上河道旁的工厂就有200多家。这是一条流光溢彩的神圣之河,是一条不断书写改革开放新篇的故事之河。一棵树,一座桥,一道道炊烟,一排排厂房,一两个顽童,在落日余晖中楚楚动人;农田灌站,作坊街道,简单隽永,皆构成诗画。

继续前行,来到了九曲河枢纽管理处;向北,几十米开外便是长江;向南,波光粼粼,河水欢畅。2016年10月26日,丹阳历史上投资最大、长度最长、涉及范围最广的水利工程开工。2017年5月26日,九曲河,随着一声号子,随着一个缺口的打开,猛然欢畅起来。

丹阳水系疏通了,太湖西区流域河流扬眉吐气了。河道港汊,无病无阻。九曲河将续写崭新华章。(谢立新)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