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读书是修炼人生的工程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4-19

读书交流是一次再学习,好比两个读书人互换各自读过的一本书,期望心灵互通。唐代书法家、诗人颜真卿的《劝学》写道:“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我就是“白首方悔读书迟”的人。因为工作忙,很难系统地读完一本书,平时看些报纸副刊或杂志文章都是碎片式阅读,比对所在的鄂北调水工程,我感觉读书也有设计、施工及应用等多个环节,其本质是建设自己的美好人生。

首先,读书是设计人生的需要。读书让我们增长智慧,完善人生。读不读书,人生命运不一样;读什么书,有什么样的人生。读书是设计人生的需要,就像建工程、盖房子,有什么样的思维就有什么样的结构,用什么样的材料就有什么样的档次。每个人都知道读书的重要性,但是多数人都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忽视了读书。每次于回家路途中,我在候车室、车上等公共场所,多见埋头玩手机的人,少见读书人。当然其中也有读网文的,但书香品读与电子速览显然是有区别的。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人们渴求知识,把书籍当面包啃,随处可见看书的人。单位也开展读书知识竞赛,读书氛围相当浓厚。而今中国开展全民阅读活动,也是提高国民素质的时代需要。

纵观历史,自甲骨文诞生,到书简出现,阅读是权贵们等少数人才有的特权,直到造纸术、印刷术发明后,读书才逐步面向大众。随着科学的发展,从电影、电视,再到电脑、手机,现在是电脑手机合二为一,读书有渐行渐远的倾向。有的人浮躁得终日为稻粱谋,难得开卷闻书香,很多人工作后基本是吃年轻时候积攒下来的老本。成人自己书读得少,但都希望下一代多读书。望子成龙,盼女成凤,多数家长都想为孩子设计更美更强的人生。有朋友问我怎么才能提高孩子的写作水平,我说,只要培养孩子养成阅读习惯就行。我们每天要喝水,要吃饭,要穿衣,读书就是一种生活习惯,有了这个好习惯,孩子作文水平自然会提高。多读书,肚里就有货;肚里有货,身体就有营养,这个营养就是修养;身体有了营养,大脑就有思想,人就能健康成长,文章才能写得好、立得住。

北宋黄庭坚说:“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西汉刘向说:“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其实,读书是最好的美容霜、保健品,读书能静心养气血。趁年轻多读书,只恨少,不嫌多,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腹有诗书气自华”。爹妈给了我们一张脸已经定型,除非整容,很难改变,但读书能改变人的气质,甚至具有脱胎换骨之功。人之礼仪及学养多由读书修炼而成,读书是人生永恒的主题,是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再设计,读书活动能让一个单位充满活力与创造力。

其次,读书要有工匠精神。工程设计需要施工来实现,只有科学施工,才能做到进度与质量同步。读书也像施工一样,要抛石镇脚打基础,也要精雕细琢保质量。既要博览,也要精读,横向要博,纵向要专,两者兼顾。我觉得年轻时以博览为主,为“专”铺路,如同写文章,“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肚子里有货,脑袋才有思想,不论写文章还是说话,都能借题发挥,旁征博引,所以要“博”。专业人才不仅要读专业书,也要读经济学和社会学方面的书,这样你设计的工程就会更经济、更合理、更适用,如果再读点美学方面的书,设计的建筑会更美观,更易被社会认可和接受。世界经典建筑和世纪工程,都是力学与美学的完美组合,是自然科学与人文精神有机结合的智慧结晶。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的“斗冠”造型,就是整合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多要素而成,极富中国气韵。各省和地区场馆的设计也都借鉴了地方文化传统元素。其他各国也都以本国文化为主线表现出各自的民族特色。前些天我从电视上偶然看到,一个中国年轻建筑设计师,从国画高山流水中得到灵感,把建筑力学与线条艺术有机结合,将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巧妙融合,设计出流畅优美的建筑群,使之成为法国巴黎的新地标建筑。从古典水利工程到当今大型水利工程,从历史建筑到当今交通、市政等工程,其建筑设计理念无不借鉴文化元素,把地方文化与行业文化有机结合,传达具有自身特色的人文历史地理信息,其中凝聚的是设计与建设者丰富的文化底蕴和深厚的知识积累。

读书具备工匠精神,要体现一个“精”字,精准,精确,善于吸取精华,创造精品。知识浩瀚,没有人能把天下的书读完,书不在多而在精,有的书一目十行,有的书要十目一行来读。半部《论语》治天下。老子的《道德经》一共五千言,但却“微言大义”,可以把它放在床头来看,每次翻看感悟都不一样。《红楼梦》里上百个人物,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刘姥姥这样的草根,千人千面,高低贵贱、得志落魄的人物都在书里,品味人生,每次看都别有滋味。“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也是很多人喜欢读书特别是读史书的原因。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的基本功就是读书。

成为一名工匠,需要有吃苦精神,读书也如此,要像工匠一样吃苦耐劳。古人利用“三余”时间读书:“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雨者晴之余。”也就是说冬天没有什么农活,是一年中的空余时间;夜间,天黑不能出去活动,这是一天之中的空余时间;雨天,不能下田劳作,这也是可利用的空余时间。抓住这三个空余时间来读书,日积月累,终有收效。古人读书吃苦今人难以想象,头悬梁,锥刺股,凿壁偷光,囊萤映雪。靠雪光、月光来读书,把萤火虫抓来当灯用,我们很难像古人这样治学读书,但至少欧阳修说的“三上”读书能借鉴,即马上、枕上、厕上。过去骑马,现在是坐车,只要我们珍惜光阴,就能利用好这些时间见缝插针、忙里偷闲来读书。

再次,读书需要实践检验。工程建设质量,需在实际应用中检验。读书终归要服务社会,也需要理论联系实际来读。“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读书不践行就是“掉书袋”。钱钟书曾经说,不读书的人上读书人的当,读书人上印刷品的当。说的是读书要有判断和鉴别能力,也要理论联系实际,通过实践来验证书本上的知识。前年我写了篇《人生要读“两本书”》的随笔,读“两本书”是我听张舜徽教授说的。当年我被单位派往华中师范大学进修中国近代史,张舜徽先生是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文献学家,虽然已去世多年,但其“读好两本书”的话至今影响着我。“两本书”一是有字书,二是无字书。无字书来自社会,来自实践。王安石说过,百家诸子之书“无所不读,农夫女工无所不问”,后一句就是指读无字书。实践出真知,我们写论文其实就是理论联系实际的过程,工作是实践,理论是方向;实践经验不能很好地总结,今后工作也就没了方向;同样,学问不从实践中来,理论就是空中楼阁,没有实践素材,没有证据论据,理论也就没有说服力。“学问“二字,拆开看就是又学又问。学是学,问是问,学与问结合好了,就能受益一生。宜都人杨守敬,传世著作83部,他为撰写《水经注疏》,跋涉长江三峡,于“无字”中考证纠谬得新解。长江“瞿塘、巫峡、西陵”三峡之名,就出自杨守敬。读书使人进步,在工作生活中我就常遇“一物不知,君子之耻”之尴尬。我到工地调研或采访,不会就问,不懂的地方就多问几遍。喜欢到工地,就是因为可以掌握第一手材料,通过联系实际,转化为自己的观点。自己先明白,写出来的文章才能让读者接受,可以说是在采访中学习,在实践中求知。即便如此,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的门外汉。我想,只要人生坚持读好“两本书”,就会不断收获新知识,丰富自己的人生,欣赏世上更美的风景。(李广彦)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