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在筑梦中诗意地生活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5-24

不久前,陈美章将他一年辛勤笔耘的三百多首诗集成《筑梦吟》(续三)出版。他将这本诗集的清样送我,嘱我为他写序。熟读美章三百篇,静心逐梦解筑梦,在浓浓的诗意中度过那些日子。

陈美章的第一本诗集送给我写序时,我给诗集起名为《筑梦吟》。后来,他过一两年就有一本诗集问世,仍然对《筑梦吟》这个名字情有独钟,始终沿用,筑梦到底,一吟四集。我敬佩于他夙夜孜孜以求、朝夕默默苦吟的执着,更敬佩于他贯穿于日常生活中的激情,一直保持着恒久的诗性。他在《自白》中写道:“人到古稀花白头,幼年余兴老时偷。弄笛吹箫不在行,研墨挥毫重后修。含泪吟诗怀英烈,横眉怒对斥贪侯。夜阑灯下思今昔,夕阳追梦步步高。”他用诗歌抒发自己的爱憎,追逐心中的梦想。当然,他对诗歌的依恋还有另外一番心意:“老夫为啥不糊涂,恋写诗词防痴愚。不时惊醒寻警句,犹如梦幻搂诗书。诗词歌赋心中有,富贵荣华眼里无。心血名篇常显现,诗坛别有洞天殊。”(《诗词恋》)看得出,诗歌已经成为作者的一种生活品质,一种诗性地活着的生活方式。诗歌给了他异乎寻常的广阔世界,在他的生命中起着一种看不见的轴心作用,激励他一直在自己诗意的世界里有滋有味地生活着。

我一直认为,诗是源于爱的。诗是生命自身闪耀的光,光的源头是一颗博大的爱心。诗人首先应该是一个有心人,一个有爱心的人。心在何处,诗随心行。我诗写我心,我歌吟我爱,通过诗来表达诗人对自己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感受和发现。“何愁年老面瘦黄,幸有余晖映夕阳。古树逢春能添绿,幽谷深处落花香。无赖岁月退红颜,时光流逝鬓发斑。励志自奋不言老,赋诗心悦乐开怀。”(《励志自奋不言老》)这是作者经过时间长河积淀的心声,是老骥伏枥的情怀。作为一个为水利奉献了一辈子的老人,作者在诗中始终洋溢着对水利工作深厚的情感:“昔日退位载誉归,征战水利岁时催。长江后浪推前浪,依恋挥戈展翼飞。”(《依恋水利情怀》)2017年7月,我国湖南等地发生特大洪水,作者时刻心系抗洪救灾第一线:“连续暴雨频告急,江河陡涨漫大堤。橘子洲头变汪洋,城市农村遭水淹。军民奋战齐动员,抢险救灾保安全。一方有难八方帮,灾后重建谱新篇。”(《湖南等地发生特大洪水》)从这些诗句中,我们仿佛能够感受在作者心灵深处的律动和声音。人在青年时期,总是千方百计地要离开故土,去外面闯世界。到了老年,便开始思念故乡故土。这是中国人普遍的人生轨迹和心理轨迹。作者生于湖南浏阳,在诗集中,先后有《故乡抒怀》《故乡情》《乡思》《乡恋》等多首诗词,充满了对家乡浓浓的深情:“爱浏阳,想浏阳,儿时在此放牛羊,历经岁月艰。喜心头,乐心头,随父船头把网收,晚归鱼满舱。”(《长相思·思故乡》)作者爱水利,爱家乡,也深爱自己的老伴:“家有老伴第一宝,白头到老贴心袄。少年夫妻老来伴,呼唤一声马上到。粗茶淡饭不嫌弃,知冷知热离不了。每天锻炼把步跑,心情舒畅寿自高。”(《老伴第一宝》)从这些爱的诗篇中,可以听到作者血液中如清泉一般汩汩奔涌的声响,感受到作者一直携带着一颗纯净的灵魂和执着的爱心,做生生不息的吟唱。

诗歌不同于小说和戏剧,它是用一种美的、有音律的文字表现人的情绪中的意境,是世界在诗人心灵的投影。从这个意义上说,诗是源于美的。著名诗人闻一多说,中国新诗有三美:建筑美、绘画美、音乐美。鲁迅总结为“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美是中国诗歌的艺术魅力和艺术生命。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每天一睁眼就有各种各样的信息扑面而来,目不暇接,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了对这个世界、对生命更深层次更美好的东西的思考和体验能力。难能可贵的是,陈美章能够在这纷纭复杂的信息社会中去用心发现美、体验美、捕捉美、思考美,用心中的诗记录生命的轨迹和美丽,体验和见证生命里呈现出的悸动和变迁。作者从一位儿子对父亲的孝道中发现人性之美;从绚丽的晚霞、挺拔的青松中捕捉自然之美;作者抓住一草一木,一个特写,一个思想闪念,通过意境的塑造,用凝练生动的语言高度集中地把美的内涵表现出来。在陈美章的诗歌中,不仅观照人性、关注自然,也关注生活,展现生活之美,让诗意在生活和心灵中保留下来。作者以美的目光看待生活,生活也还给作者一颗愉悦的诗心,美美相融相映,从中享受诗意生活。

诗歌无论是源于爱,还是源于美,归根结底还是源于生活,源于实践。宋朝大诗人陆游在给他的儿子陆遹传授写诗的经验时分享道:初作诗时,只知道在辞藻、技巧、形式上下功夫,到中年才领悟到这种做法不对,诗应该注重内容、意境,应该反映人民的要求和喜怒哀乐。陆游强调作家对于客观世界的认知能力,主张从作家身体力行的实践,从格物致知的探索,从血肉交融的感应,从砥砺磨淬的历练,获得诗外的真功夫。陈美章的诗不大讲究平仄韵律,也不重辞藻,但他的诗源于实践,源于生活,他用真情在生活中淘金,在实践中挖掘真善美,在自然中抒放情怀。“深山夜寒访老乡,风扫脏,明月光。孤寡老人,生活步履艰。粗茶淡饭日三餐。病缠身,眼泪汪汪。随挚友上山岗,风雨茫,访贫寒。一路思量,脱贫有何方?重点帮扶齐发力,共同致富建小康。”(《江城子·深山访贫》)这首词写了作者深入深山访贫问苦的生活场景,既有对贫困农民的同情,又有对扶贫工作的思考。“太湖美,依恋伴长江。水秀山青美如画,名园仙境赛天堂。绮丽百花香。太湖美,富饶鱼米乡。固若金汤堤闸坝,防洪供水保安澜。盛世水兴旺。”(《忆江南·太湖美》)这首词是作者参加离退休干部局组织的太湖流域参观考察中写成的,通过对太湖自然风光的描述,热切赞扬了太湖水利工作取得的丰硕成果。如果没有亲自实践,没有现场的耳濡目染,作者就很难体验到这些变化,也就写不出这样的见闻和情怀来。

“人生征途如登山,气盛志高巧旋攀。年少壮怀追逐梦,年老心悦志不减。如今年景七十七,耳聪目明举步坚。胸阔方知天地广,回首夕阳映红天。”从作者这首《七七述怀》中,我们看到作者深邃的目光和博大的胸怀。陈美章已经是七十七周岁的老人了,他一直在用阳光般的心态看待大千世界,一直在用一颗愉悦的诗心体验美好生活,一直在逐梦、筑梦中诗意地生活着。这是我给他的第四本《筑梦吟》写序了,我情愿跟着这位筑梦老人,俯瞰生活,追逐梦想。(凌先有 水利部离退休干部局党委书记、局长)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