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登镇淮楼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5-24

blob.png

镇淮楼

雄伟高大、古色古香的镇淮楼静静地矗立在淮安市楚州城中心。镇淮楼始建于北宋,明代楼上置“铜壶滴漏”,用以报时,故又名“谯楼”。后又置大鼓专事打更、报警,故又称为“鼓楼”。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这里不仅记录了我们这个民族饱受水患的沧桑历史,也寄托着渴望安澜的美好愿望。

阳春三月,循着历史的足迹,我来到了镇淮楼前。由于工作的关系,曾经许多次来过淮安,但近距离接触这里却还是第一次。和其他名胜古迹一样,镇淮楼之所以闻名遐迩,与这里有趣的传说是分不开的。抬头仰望楼门之上镇淮楼三字,不由想起曾经看到的“谯楼”如何演变成为“镇淮楼”的故事。

相传康熙二十年,楚州下了五昼夜的瓢泼大雨,河堤决口,淹死百姓无数。当时的知府曹君,无可奈何,一怒之下将府堂内的镇淮楼匾扔入了洪水之中。奇迹出现了,洪水瞬间就消退了。到了道光壬辰年,对洪水同样毫无办法的知府周焘干脆将府衙的“镇淮楼”匾额移置于城中心的谯楼之上。从此谯楼更名为镇淮楼,寄予了人们渴望镇住淮水、保一方平安的心愿。

漫漫淮河水,流淌数千年,镇淮楼默默地坚守着这方水土……沿楼西侧拾级而上,二层平台之上有一口明代所铸古钟静置在一角,钟上有“国泰民安”四个大字铭文,清晰端庄。不大的房间里可以看到关于淮安这座城市人文活动、兴废沿革的文字、图片、实物的讲述与陈列,让人能深刻感受到这是一座历史悠久、文化灿烂、具有独特魅力的古城。上至最高处,临窗北望,游园内翠绿的树木,给这座古老的城市增添了生机与活力。熙熙攘攘的人流,聊天、打牌、听戏、跳舞的人们令这座城市显得那么的安逸。再往远眺,可以看见中国目前规模最大、规制最高、影响最深远的漕运府衙机构———总督漕运部院遗址,虽在周围座座高楼的包围之中,却仍显示出当年大气恢宏的气势。

时空变换里的每一处波光,记录着淮安与水结下的缘分,她曾因水而兴,历史上有“运河之都、淮上江南”的美誉。淮安也曾因黄河夺淮,饱受洪灾肆虐之苦。古诗文中,吴承恩的《瑞龙歌》中写道:“忆昨淮阳水为厉,冒郭襄陵汹无际。皆云龙怒驾狂涛,人力无由杀其势。”王典《河堤工成》:“东注淮黄万里遥,年年交涨乱南条。莫言挑决烦人力,且喜平成壮圣朝。白马澄波吴练远,苍龙蜕骨楚氛销。万家烟火蹭城暮,爱听乡人击壤谣。”萧令裕的《黄河水》、朱维城的《己亥夏大水》和吴珊的《河道难》都是对当时黄淮之水溃决泛滥给百姓造成灾难的反映,因此,古代的人们也只有把“淮水安澜”的梦想寄托在“镇淮楼”上了。曾经的沧海桑田,已化作往事云烟,“镇淮楼”的美好希望在新时代治水工作者的手中变为现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导沂整沭、淮河入江水道加固、洪泽湖大堤加固、分淮入沂续建等治淮工程建设,实现了跨流域调水,达到了分淮入沂、淮水北调、淮沂互济、综合治理目的,基本形成了束水归槽、洪水东流局面。今天,全长163.5公里的淮河入海水道工程,更是以亚洲最大的“水上立交桥”的风姿护佑着这片土地的安澜。

人类文明走过了曲折的道路,从屈服自然到征服自然、创造文明,再到认识大自然并与之和谐相处,形成文明发展的轨迹。纵观淮安文明发展史,水不仅养育了这方水土的居民,而且使淮安成了钟灵毓秀之地,孕育了淮安城市丰富多彩、具有淮河流域特色的水文化。随行的同志告诉我,近年来,淮安市水利部门依托厚重的运河与淮河历史文化积淀,以大运河文化带和江淮生态经济区建设为指引,拓展“水利﹢”思维,通过“水利﹢旅游”“水利﹢生态”“水利﹢历史”,构筑美丽水景观,优化宜居水环境,弘扬悠久水文化,打造“水韵淮安”,为新时期构建人水和谐社会提供了强有力的精神支持。

水是淮安之魂,文是淮安之韵。淮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虽历尽沧桑,今天却仍然鲜活灵动,就是因为大河奔涌、文脉不断,就因为欣逢盛世、科学发展。作为一个水利人,真诚祝福淮安的明天更美好。(唐伟 文/图)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