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村庄的眼睛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5-31

河流是村庄的脉管,婆娑树影是村庄的灵魂,那些汩汩流淌的山泉便是村庄的眼睛,它们像星辰一般在村庄的每一个暗夜里闪烁,养育着辽阔大地上的万物生灵。因此,面对一眼眼山泉,犹如面对一双双澄澈碧蓝的眸子,给人永生的依恋与牵念。 

山泉总是依山而生,镶嵌在山崖的某一凹陷处,傍依一条或深或浅的沟壑,沟壑里长满了树,长年绿影摇曳,山泉的眼眸就明亮地守望着深邃高远的天空。每到晨光熹微,山泉就和村庄一同醒来,牛铃声和着鸟儿清脆的鸣啭,似乎还带着静夜的安谧,梦呓一般飘扬在村庄的每一处罅隙,四处弥漫的雾霭袅袅娜娜地向着高处攀升。这时候,挑水的人们肩挑水桶,不紧不慢,穿行在浓郁雾霭的掩映里,每个人似乎蒙上了一层潮潮润润的面纱,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之间惬意的交谈。庄农的话题,时令的变化,以及前天飘过山巅的雨云都是他们谈论的内容。这不,早起的村女已挑满了水桶,三三两两拐过弯曲的山路,累了的坐在山崖边小憩,红毛衣就像开在崖畔的花朵,隐隐约约里透亮出几分明丽。等到雾霭尽散,阳光的箭簇齐刷刷穿过杨树浓密的枝叶,投射在小路上,现出斑斑驳驳的碎影,银币一般闪耀着光芒。远处的田野里,耕牛应着主人的吆喝,正在划开大地斑斓的肌肤。这时候的山泉,清澈透亮,阳光的斑影闪耀在泉面,风起处,又褶褶皱皱地荡漾开去。舀水的时候,伸长了臂膊,臂膊的影子,人的笑脸,就完完全全地映照在泉水里。一勺下去,碎了,等将勺子里的水倒进桶子的空当,泉面又恢复了平静。其实,取水的过程,木勺舀起的不仅是水,还有整个的自己和心情。因此,山泉就是一面被时光磨亮的镜子,映照出大山的纯真与山民淳朴的情怀。 

而今,村民们都已饮上了自来水,水管就在自家的小院里,方便快捷,少却了肩挑取水的环节,在舒适惬意的同时,却让人的内心平添了一份惆怅与期待,因为山泉还在,澄澈还在,通往山泉小径上的野花还在,村庄却越来越空,人越来越少,三三两两并肩挑水的情景越来越远,就像一场经年的影片,在记忆的河流里日渐泛白。 

久居小城的日子,多少回在梦中我与山泉相拥,与那一捧清凉相拥,与那一段山路相拥,梦醒后,我知道是自己与自己难舍的乡村人生相拥。于是,多少个月上柳梢的初夜,我就倚窗凭栏,向着村庄所在的方向张望,我多么期待,我的目光能与村庄的目光相遇,让山泉的眼睛照亮我内心的饥渴,让未来的日子,溢满山泉的诗意……(任随平)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