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水乡菱歌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8-16


菱是水中佳品,江南一带水袖般飘逸的河塘里,便是菱的世界。

中秋前后,正是菱角上市的时节。乡间的大姑娘小媳妇们,便呼朋引伴地上街卖菱。她们搭块蓝印花布的兜头,腰间系条围裙,把腰肢勾得细细的,晃晃悠悠地挑着菱担便上路了。那担鲜嫩的红菱在街市上一露面,便惹得孩子们围着担子不敢走开半步。“小赤佬,馋煞哉!” 大人们嘴里骂着,却马上从衣袋里掏出钱,买下一两斤,喜得孩子们活蹦乱跳;卖菱女呢,把眉眼笑成弯弯的月牙儿,捋起袖管,露出白嫩浑圆的手臂,一捧又一捧忙不迭地往人家篮子里送菱角。艳丽的秋阳在她们的脸上跳跃着,映着细碎的汗珠闪烁着……

小时候,我家很少买菱。倒不是不爱吃,而是屋后的河浜里,常常种着满池的菱角。菱是父亲种的。春天水暖了,他从集市上买回菱种,拌着乌黑的烂泥播在一只旧篮子里,用一根草绳系着,沉到河底。从河边的竹园里砍几根竹子,夯入河底,搭成一个简易的棚架,长长的绳子便在棚架上打了个结,使菱种相对固定在河中,不至于被水流冲走。

清明后,清凌凌的河面上浮起一个个梅花形的菱盘,星星点点,每天不断向四周延伸,不久就盖满了河面。立秋前后,密密匝匝的菱盘上开出一朵朵白莹莹、粉红色的花儿。

菱花开了又谢去。处暑以后,便到了采菱的时节。夏天洗澡的大木盆,此时成了小巧可人的菱舟。采菱女手作舟楫,荡漾在蓝天碧水之间,游弋于田田菱叶之中。随手翻开一丛菱蔓,便能采下三四只水灵灵、嫩生生的鲜菱。有四角的粉红菱,也有两角的大青菱。河面上,有脆亮亮的菱歌唱响,和着轻风细流,拉着悠悠的尾音,在清凌凌的河面上滑动。

采菱是父亲的“专利”,他常常划着一条小船去采菱。难得一次,他才恩准我们随同。可是跟着一位长辈采菱,自然只能是规规矩矩,也因此失去了许多的玩乐。可菱角的滋味却永远是鲜美可口。生吃,满口生津;煮熟了吃,又满口甜糯,颇有点糖炒栗子的风味,而且还能充饥。每次看着我们吃得津津有味,父亲的脸上便溢满慈祥的笑意。

又是一度秋风劲。菜场集市上偶或又见卖菱的担子。孩子们自然不再围着担子起哄,谁家的冰箱里不储着几样可口精美的食物供他们享用?生活水平提高了,人们的口味也随之变化,这本无可非议,可我总觉得失去了什么,尤其是当我望着不能养菱的河道时,常常怀念昔日那鲜嫩脆生的菱角,怀念那首人和河共唱的悠扬菱歌!(曹乾石)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