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雨季里的冲田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8-16

老家的江南丘陵,村庄周围的田多是冲田。冲田有点类似于山区的梯田,只是起伏的幅度要小得多,从上一级冲田到下一级冲田的落差都不大,落差小的地方只有三五寸,落差大的也不过一尺左右。

冲田上游大多有一口大水塘,水塘在雨季蓄水,到了旱季,人们就从水塘里往下放水,灌溉水田。村里的人是爱惜那口水塘的,冬季要给水塘清淤,修固塘埂,为的是在雨季里更好地蓄水。

最有意思的时候是在雨季。有时候一夜暴雨,上游的水塘就满了,蓄不下的水就顺着冲田一级一级地往下漫,发出“哗哗——哗哗——”的声音。水量充沛时,水是从田埂上直接漫下来的。雨季,水稻已经萌蘖,挤满了稻田,看不到一点田土,只能听到水流在稻棵间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田里的水从高高的田埂上往下漫,像是一条条断断续续、绿意盈盈的瀑布。那些水稻,任凭水声清越,只是自顾自地一排排整齐地站立在田里,翠绿得有些呆萌。挂在田埂上的水流兀自欢快地嬉戏着。

飘风不终日,骤雨不终朝。即使是在雨季里,这样的暴雨持续的时间也很短,那些挂在田埂上的“瀑布”也是不常见的,更多的时候,水从田埂逐级流下来,水声清越。此时,从水流处过,一定能看到下游的田里冲出一小块深深的水凼来,水凼里总有几条向上吸水的鲫鱼,或是鲤鱼。看到鱼吸水,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雨季里,放学回家,总会拎着几串鲫鱼回家。

水稻田里的泥鳅和黄鳝很少能看到,它们滑溜溜的,即使看到了,也不容易抓到。每年,我家的田埂都会被泥鳅或是黄鳝钻出小洞来,我知道它们一直躲在稻田的某一处,只是我找不到它们。

小龙虾大概是怕水的,雨季里,它们纷纷爬到了田埂上,我们从田埂上抓起小龙虾,一手一只,任小龙虾长钳挥舞,我们互相追逐、吓唬着同行的伙伴,一路吵吵闹闹,放学的路就短了,也长了,每每要闹到傍晚时分才回家。

雨季的时候,青蛙总躲在田埂的子埂上,翠绿带浅绿色斑纹的青蛙在草叶间,不留意是不容易发现的。不过,青蛙都很警觉,听到脚步声响,扑通一声,就跳进水里,钻到稻田深处去了。

蚂蚱是绿色的,挂在稻叶上,谁也找不到它。你看见它的时候,它在稻叶上只轻轻一弹,就跳出很远,有时它也能表演一段不短距离的飞行。

偶尔看到一两只蜻蜓停在稻叶的尖上,它们的身体真是轻盈,即使是停着的时候,身体也如悬着一般。

雨后,太阳从厚厚的云层间洒下一缕一缕的阳光,阳光在墨绿的田里留下一块一块翠绿的光影,云层渐渐地稀薄、散去,天就要晴了,雨季就要结束了。雨季里的冲田,在我的记忆深处像那一块块明丽的光影,在又一个雨季里,越发地鲜明起来。(章铜胜)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