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寻根溯源话酒仙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六版  2018-10-11

69d4da356b9e4c7c87048478df7f1258_b_B_BASIC.jpg

攸县酒埠江地质公园中的大禹雕像(洪白川 摄)


湖南攸县境内有一条大河叫攸水,攸水的上游有个名闻天下的酒埠江水库。一坝横空锁大江,回旋碧水注汪洋。因为酒埠江水库美得醉人,故又名之曰“酒仙湖”。而追根溯源,酒仙湖的美,来自她的源头——凤岭。

“禹王洞”——历史巨人的印记

凤岭位处攸县之东黄丰桥镇区内,北宋博士彭天益曾廷对宋徽宗“鸾山配凤岭,金水绕银坑”。凤岭之麓有一片四里方圆的开阔平畴,是凤塔垅。这里屋舍俨然,清风送爽;彩云舒卷,翠鸟嘤嘤,三条江水,流贯其中。北面一条发源于著名的欧公山麓,经泉塘山下注,这叫“小江”。东南一条水流最大,区别于北面那条,人们叫它“大江”。

“大江”发源于邻乡漕泊,于海棠洞之下,入洞为伏流,行十余里,流至富头村地域,留下了一个历史巨人的印记。

传说远古时期,受舜帝指派的大臣鲧治水失误被斩。鲧的儿子禹却历经艰辛,接手治水成功,他不仅由此彪炳千秋,还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在那时,他幸运地得到当地一个既有沉鱼落雁之美貌,又有经天纬地之奇才的“谪仙女”——攸女的真爱,事业上也得到她的鼎力之助。攸女提出的治水方案就是抓住问题的根本——从源头上治水。

新婚夫妇来到凤岭、富头、漕泊乡一带,组织人手,用古老的工具,开山凿岩,疏通被阻塞的源头,让狂乱的水流顺乎大自然的意愿有序而下,或明流或暗流地注入三个大“天坑”之中。在漕泊海棠洞至富头大石洞之间,水流从三洞峡天坑至大湖里天坑再至富头大天坑,再伏流注入富头大石洞,然后从一条二里长、现代地铁那么宽敞的地下水洞的出水口涌出,发出“轰轰”的巨响,再汇纳从江西莲花流入石桥村落和富头一个名叫龙井泉的地段冒出的溪流,才合成一条笔直的“大江”,由东南而西北,横贯凤塔垅。

数年之后,他凭着德才及治水的奇功接受了舜帝的禅让,继任“天子”之位,世称“大禹”。人们便将富头大石洞以他的名字命名——“禹王洞”,洞侧下方的富头大天坑则命名为“禹王洞天坑”。他们住宿的那个小村落即命名为“大禹”,以纪念他们夫妇的勋功伟绩。

禹王洞不仅蕴含着千古天子的神奇足迹,而且洞中钟乳琳琅,“禹王指示”“禹王宝剑”“禹王议事处”“攸女静观”等等,奇特多姿;那相似于陕西汉中、广西乐业那样坑内有洞的“水上天坑”也是具备世界特色的人间奇迹。2003年9月,英国“切西尔”、美国“红玫瑰”两支探险队与中国地质科研人员对“禹王洞”“禹王洞天坑”进行了探险调查,认为其资源品位属国家级,如今,“禹王洞”已驰名中外。

龙涎鱼——罗浮洞之奇

“小江”“大江”之外,还有一条水的源头从凤塔垅的洞脑山下涌出,叫“罗浮江”。江水缓流,清澈见底;游鱼碎石,历历可见。清人张拔萃写过一首七律诗,题为《罗浮渔月》,诗前小序有“水从洞中出有龙涎鱼”之句。“洞”,即指罗浮江头的无底水洞——“罗浮洞”,洞内水的温度比一般泉水要高。人们传说那洞中的鱼需吸龙的唾沫才得以生长,故名之“龙涎鱼”。人们还传说:那无底的“罗浮洞”可能通向龙宫。

龙涎鱼的特别之处是肉无骨刺,细嫩含油,那龙涎鱼的油非常香,稍加烘烤,则鱼肉更香,美味难于言传。

龙涎鱼的“家”只属于罗浮洞,鱼儿随水下行至酒埠江便马上游回,尤其是秋分前后,必然尽数游回罗浮洞,你说奇不奇!

狮子脑——“天神”的形体

且说三条江流在凤塔垅西北角汇而为一,弯弯曲曲,经六七里流向了柏市集镇处。此间名叫“三湾里”。现在这里的石板小道变成了宽阔的水泥省道,伴随着道旁下侧这10米左右宽的小河。三湾河沿左旁,一座石青山形似一头大象伸下长鼻在河中吸水,与之相对的河沿右旁,另一座石青山酷似一个巨大的狮子脑,张嘴笑对象鼻。这对逼真得令人惊讶不已的“狮象把门”,也有一段天外传奇。

上古时期,茫茫太古,人与神相伴的时代。天庭道德教化部门的一块骨质《天书》不知怎么遗落于凤岭。一天,《天书》忽然文光焕彩,奇光散发于千里之外,惊动了远远近近的一群神魔兽怪争抢《天书》,众兽之间展开了极其残忍的血腥恶斗,最终让一条“囚牛”独夺《天书》。

正当“囚牛”得意地微笑着拿起《天书》转身欲走之时,突然一声厉戾的狮吼从高天传来,穿金裂石。形随声到,一头巨大的青毛狮与一头青毛巨象迫在眼前,从太空到凤岭脚下,顿时划出两道惊人的轨迹,盘旋出两道弧线。“囚牛”认得它们,这是两尊天神!它捏紧《天书》,便向凤岭方向跃身逃跑。青毛狮大吼一声,“畜生你敢逃!你要《天书》干嘛?”囚牛喊道:“我要修成正果!”青毛狮喝道:“妄想!不还《天书》让你绝种!”狮臂一伸,直达万丈,从“囚牛”的蹄掌之中抢夺《天书》,骨质天书“咔嚓”一声,一掰两半。青毛狮震怒,随即左蹄掌一伸,将“囚牛”劈落于凤岭,右蹄掌一伸,抓起囚牛尸体,却不见了那半块“天书”,便顺势将囚牛尸体抛下凤岭。

青毛狮气极,发出狮吼震得山崩地裂,洪水从山体的裂缝之中奔涌而出,顿时黄浪滚滚,水势滔滔!青毛象大呼,“老弟别吼,快救众生!”青毛狮顿然醒悟,洪水虽然能淹死晕睡中的众怪,但也危害人类,蓦然大惊失色!神速地安顿众人于安全之处后,即刻与青毛象一先一后纵身跃入三湾河中挡住滔滔的水流,极大地减缓了洪水的流势,让三湾下游无数人家免遭灾难。但青毛狮还是被天庭罚守三湾,它的结义兄弟青毛象甘愿陪罚。两尊神物不久即化为巨石,就是那“狮象把门”的雄奇景观。

至今,那“狮子脑”仍具“一气喝尽满江水,一声怒吼撼山谷”、要除尽天下邪恶的气势。缓缓的清流,到了“狮子脑”这儿便日夜不停地打着回旋,形成一个一个的水圈,一直往河底旋下去,回旋够了,再依依不舍地向西面酒埠江的方向流去。(谭凯仕)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