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风流未名湖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10-11

9fdd1cfe55814114b9761baf472a7761_b_B_BASIC.jpg

北大学子将未名湖、博雅塔、图书馆笑称为“一塔湖图”(高欣 摄)  


从北大东门直往西走,路经遥感楼,眼里看到丛丛树木和幽深的小径,右前方一抬头望见博雅塔,左边一连片就是未名湖。它卧在北大的中心,像个拳头一般,拳头里又攥着一小块土,唤作“枫岛”。

在求学慕知的年青人心中,未名湖就像一泓天外仙泉,高远圣洁。但在环境学者和水文专家的眼中,它不过是一块极小、极浅,所幸保护得很好的人工景观湖。

未名湖的历史,要追溯到清朝。北京大学紧挨圆明园,在最早的时候,这一块地界事实上就是圆明园的一块附属园子,还是其中一块不起眼的拉杂园子,名为淑春园。直到乾隆年间,皇帝将淑春园赏给了后来对北京园林建设有着极大贡献的和珅。和珅不愧厉胆包天,很快就将这园子造得风水荡漾,几逾帝制,未名湖便是此时生生从地里凿出来的。

和珅一垮,淑春园几易其主,后来入燕京大学辖制时,未名湖还是个无名池塘。燕大校方四处征名,总没有个顺眼合称的。最后由国学大师钱穆先生拍板——这未名之湖,何不就称“未名湖”。

时间再往近代走,自从有了“王国维先生之沉昆明湖”和“老舍先生之沉太平湖”,未名湖就开始有了个沉湖名声。事实上都是谣传所致,想来恐怕是外乡人记不住北京城里这湖那湖,一听文人殒命,就熟悉地归咎给了北大那颇有盛名的湖水。可真若是以身一测,未名湖不过水深一米左右,常人胸口都浸没不了。

不论天光好不好,未名湖的色彩总被岸两旁数米长的垂柳枝儿映得嫩亮嫩亮的。人到水边,走上几步,一队队鸳鸯扑闪过来,一圈圈大鲤鱼也扭来摆去,心神是可以立即开朗起来的。湖里的鸳鸯养得特别好,毛皮油亮,饱和度极高,就像把别处平庸点的鸳鸯从普通彩色电视提溜到了高保真液晶电视;那黄白大鲤鱼也长得格外壮气,肥头虎脑,远看似一条小白龙。而在这游龙戏凤的背后,还有一幢花神庙。

花神庙的来由也在乾隆年间。那时,园子里百花长势不好,主子不快意,威胁说再养不好就要砍了家丁奴婢。下人们一哆嗦,凑出他们微薄的薪给,虔敬地给花神建了一座庙,求的是花,也是他们的命。后来这处小庙在战争中损毁,北大又将其复原。站在枫岛前的船形观景台上一望,花神庙和博雅塔两相对照,几乎就是整座燕园最美的景色。

未名湖自诞生以来一直依靠地下水养续,加之水体实在太浅,任何人为因素都大大地影响着未名湖的水质。但出人意料的是,未名湖的综合营养状态指数居然位列全北京倒数,和其他五个有着优质活水水源的湖泊紧挨一起。可以说,未名湖的养护在景观湖中也具有一定借鉴意义。(高欣)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