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艺术

桥头欢歌把爱唱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六版  2018-11-01

b0274ee852fb49678d87348a9955545e_b_B_BASIC.jpg

身着特色服饰的壮族人民(纪军 摄)

 

在岭南大地、云贵高原的南端,壮族儿女世世代代编织着山水田园的壮丽图锦。其中,文山是云南联结滇黔桂的南下通道,而文山壮族则行走在历史深厚的脚印里。

壮族是我国人口最多的少数民族,也是最早进入农耕稻作文明的民族之一。古时南方沿海一带所形成的半月圈为百越之地。人们在距今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发现有关稻谷稻作的遗迹,便是古越族历史文化的佐证。壮族起源于该地区内的西瓯、骆越部落,是一个十分古老的民族,他们曾经建立了横跨滇桂的句町古国,创造了举世震惊的青铜文明。

壮族人民耕耘山水获得满满的幸福感,内心中涌动着歌唱生活和爱情的激情。竹排划过水面,歌声萦绕山间,刘三姐头戴斗笠阳光般歌唱的画面,成为壮族能歌善唱的影像记忆。

每年农历三月三是壮族最隆重的歌会。“山歌是第一个媒人”,歌圩是青年男女“倚歌择配”的重要活动的地方,对歌是人们抒发美好情感的最直接方式,烂漫的壮民族在山水间倾尽爱意。从古时《越人歌》的低回婉约,慢慢升腾起清亮纯美的曲调,歌唱美好生活和秀丽山水。富宁县剥隘镇坡芽村一部蘸着仙人掌汁而写成的“坡芽歌书”,把壮族的山歌推到了非常的高度。81个符号分别代表一支情歌,一对壮族青年男女的爱情故事从中娓娓道来,只有会歌唱的人才能懂得他们的爱情,一般人只能看到似文如画的月、星、树、稻叶、禽、马等。这部神秘的爱之天书用爱情密码写成,其世间罕见的文字符号被誉为“文字之芽”,“坡芽歌书”已超越了本身的意义,成为壮族非凡创造力的神奇一笔。

关于爱情,桥是绕不开的一段路。文山市是云南壮乡的中心,文山人心中的母亲河——盘龙河由北向南九曲十八弯穿城而过,数十座大小不一的桥依河而建,把一个蜿蜒流淌的水世界连成一体。“水清鱼儿嬉闹,城中小桥流水人家”,水丰桥多的文山城也因此被称为“桥城”。

岁月风雨磨光了老桥的石面,凹凸的石块镶嵌进了随风飘入的种子,历史不间断地春去秋来。文山城的建桥方式和工艺随时代的变迁,注入了不同的新元素,不变的是桥从最初的横跨水域功用,一直演进着关于水的文化创造:昔有桥背水,今有桥背人。在文山,新郎娶新娘之时,要背新娘过桥,新娘嫁人先“嫁”桥,已成为一项新民俗。桥是痴情男女的连理枝,这头到那头,你我共白头;桥是跋山涉水的人生路,起点到终点,你我同渡过。当地流传着这样的说法:“背一座桥,一帆风顺;背两座桥,独一无二;背三座桥,三星在天;背四座桥,四季平安;背五座桥,五世其昌;背六座桥,六六大顺;背七座桥,七星高照;背八座桥,八方进宝;背九座桥,九九同心;背十座桥,十全十美。”在桥城,随处可见美好的爱情。

文山名从“取诸贲而得文之源,取大畜而知山之固”,壮族人民世世代代在这片土地上耕耘,创造了人居共山水、天地合一体的辉煌农耕文明。“中国独一无二的喀斯特山水田园风光”“中国铜鼓之乡”“中国三七之乡”“中国辣椒之乡”“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成为文山闪亮的名片,桃源般的诗情画意里浸透着文明进程中关于水的值得追寻的艰苦努力。(赵景)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