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礼仪

江南的端午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四版  2018-06-14

我总是无端地觉得,端午是属于江南的。江南的端午和美食、乡村有关,也和我们的童年有关。我一直偏爱充溢着乡村味道和童年记忆的端午节。也只有在乡村,在江南五月的水乡,端午节才有着童年般的悠然和美好。

传统的端午节是在中午过的。五为阳,午也为阳,阳月阳日阳时,故端午又称为端阳。旧时的端午,人们的午餐有吃“十二红”的习俗。端午“十二红”中的“十二”据说是代表着一年中的十二个月,它在一年临近一半的时候,兼顾了一年的四时八节,寄托着一个吉祥的寓意,希望人们在这一年之中,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凡事吉利,月月喜庆。而在旧时的春节,或是其他的节日里,人们即使有这样的美好愿望,也是很难凑齐这些寓意吉祥的菜肴的。

在我的家乡,端午节吃“十二红”的习俗一直沿袭至今,只是关于“十二红”的说法不一,有说是十二种红色的菜肴,也有说并不是特指十二种红色的菜肴,一些红烧的菜,如红烧仔鸡、红烧黄鱼、红烧趴蹄等也列于其中。但“十二红”均为时令菜,是确凿无疑的。我家乡的“十二红”是包括红烧鳝鱼、炒红苋菜、炒河虾、咸鸭蛋、烤鸭等菜肴的,现在,甚至还将枇杷、樱桃等时令水果也列入其中,可见端午节的食物是兼容并包的。

在初夏的江南,要凑齐端午的“十二红”并不困难,这就是水乡物产丰盛的方便了。记得小时候,每年的端午节,即使家里的农活再忙,父母也要为全家精心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

在江南,每个人关于端午的记忆都是丰盛的。汪曾祺在《端午的鸭蛋》一文中说:“午饭的菜都是红的,这一点是我没有记错的,而且,苋菜、虾、鸭蛋,一定是有的。这三样,在我的家乡,都不贵,多数人家是吃得起的。”此时的汪曾祺,一定想起了自己挂着“鸭蛋络子”的童年。

除了丰盛的午餐,在端午的食物中,粽子是必不可少的。老家的粽子很简单。母亲将摘回来的新鲜芦苇叶放在水里煮一煮,用清水浸泡、洗净。端午前后,母亲就站在门前包粽子。卷好的粽叶里放泡好的糯米,加红豆、绿豆,或是蜜枣,用筷子捣密实,然后包裹,用棉线扎紧。不一会儿,门前的铁门环上,就挂满了一串串的粽子了。

在家乡,也见过精致的粽子,多是新嫁的姑娘回娘家,从婆家带回来的粽子。那些粽子小巧精致,用红线扎着,真是好看。粽子里面放着更多的蜜枣,也有放火腿咸肉的,更香糯有味。这些粽子只是偶尔能尝到,我更喜欢自己家的粽子,永远透着清淡的米香。

我喜欢端午的粽子,更喜欢和粽子有关的童年。彼时,快到端午时节,母亲便会提醒我该打箬子了。每每此时,也是我最高兴的时候。找一个晴朗的周末,约上几个伙伴,背上一个大口袋直奔湖汊。湖汊离家很近,是上世纪60年代围湖造田的产物,大湖的圩堤长而直,周围小圩的圩堤弯而曲折,湖湖相套,圩圩相连,如同迷宫。端午时节,正是芦苇长得最旺的时节,远远望去,芦苇丛仿佛青纱帐,人钻进去,三转两转,便没有了方向感,只闻人声不见人。

打箬子就是从芦苇上把一片片大而宽的叶子摘下来,然后把摘下来的芦苇叶一把把用草扎好。动作很简单,但要做好也要费点儿心思。摘芦苇叶时,手要快准轻,看好芦苇中间长出的大叶,一手握住芦苇秆,一手抓住芦苇叶子的根部用力拽下,这样既不会把芦苇拉断,又不会把芦苇叶撕破。打好的芦苇叶要先放在水里煮开,去除青蒿气,然后晒干备用。临近端午时节,母亲会早早地将箬子泡在水中,泡好的箬子要一张一张洗净,方可用来包粽子。

到了端午日,村子里家家户户的大门都敞开着,每家大门一边的门环上都斜插着一把艾草,艾草的浓香在近午的浓烈阳光中弥漫,散发着暖融融的味道,这种氤氲着的气息,是弥漫在节日乡村独有的浓烈。艾叶的颜色浓绿,一阵轻风吹来,翻卷出艾叶背面的灰白,在变幻的浓绿与灰白之间,是乡村简单生活的异样真实。另一边门环上拴着几串母亲刚包好的粽子,淡青的粽尖上还挂着水滴,水珠上折射着门前绿树的倒影,欲滴未滴的样子,煞是可爱。

端午那天,还没到中午,父亲就丢开应该忙碌的农活,早早地从田里回来了。赤脚踩出的脚印还是湿湿的,小腿后面残留着没有完全洗净的泥渍,父亲将手里的农具放下,靠在墙上。母亲已经在厨房忙碌了。端午的快乐如初夏的阳光跳跃,而在节日里,没有了规矩约束的我们,则可以尽情地游戏,不必担心会招来父母和长辈们的呵斥。偶尔,年迈的祖母的唠叨,也不会打断我们忘情的嬉戏。

端午是一定要吃咸鸭蛋的。家乡河湖密布,所产的咸鸭蛋非常好,那是我最为难忘的美味。春节过后,母亲将新鲜的鸭蛋一个一个用黄泥裹上,放进坛子里,再加入浓酽的盐水泡着,等到初夏,腌好的咸鸭蛋煮熟放冷,是消夏佐粥的妙品。

龙舟让乡村的端午更加热闹,想起沈从文在《边城》中写赛龙舟的场景——到了端午日,妇女和小孩子“莫不穿了新衣,额角上用雄黄蘸酒画了个王字”,赶出城,到河边去看划船。端午过后,“五月十五,河中人过大端阳节。箱子岩洞窟中最美丽的三只龙船,早被乡下人拖出浮在水面上。船只狭而长,船舷描绘有朱红线条,全船坐满了青年桨手,头腰各缠红布。鼓声起处,船便如一支没羽箭,在平静无波的长潭中来去如飞”。也想起童年时家乡端午的龙舟赛,那是让平淡的乡村生活在端午日快乐欲飞的日子。

江南的端午节,是永远让人无比怀念的日子。 (章铜胜)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