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礼仪

端午怀想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四版  2018-06-14

又是一年菖蒲飘香、龙舟竞渡之时,端午——一枚馨香馥郁的词语,被时光的双手捧上了门楣。

儿时的记忆里,端午是高山上的焰火点亮的明媚与惊喜,在杨柳艾条的清香里,裹挟着花馍诱人的味道。

说到端午日高山上的焰火,每个人的内心都会升腾起一股热浪。前一日的暮晚时分,总有三五个大人在村头巷尾吆喝一声,之后我们这些顽童们都会一拥而上,跟随大人们到山里收集柴火。田间地头枯朽了的树头,沟壑深处的荆棘林,都是我们采集柴火的好去处。每个人争先恐后,直到收集到足够的柴火,大人们就会选择一处高山之巅作为端午日点焰火的集中地点。端午日晨曦微明,村子里的男女老少自发地聚集到山上,将昨夜早已聚拢而起的柴火点燃,熊熊烈焰照耀着村庄之巅,人们呼喊着欢笑着,庆祝节日的到来。

焰火过后,孩子们说笑着各自离去,跟随了大人们去折杨柳。

回望晨曦染亮的村庄,青青瓦舍笼在袅娜的雾霭里,远山已远,朦胧中拢着近旁的小河,若画布中的静物一般,安谧中生出几分灵动、几分怜惜。冷不防地飞鸟鸣叫着掠过头顶,擦着树梢斜插过去。牛羊醒来,大地醒来,风醒来,似乎万物都为节日准备着、明丽着。等觅寻到枝繁叶茂的柳树,父亲会将早已准备好了的绳索甩上柳树粗壮的枝杈,双手拉了落下来的绳端,麻利地攀上柳树,挑拣嫩条儿折了,一把一把轻轻地顺势丢下来。我和姐姐将其捡起整理顺当,等待父亲下来捆扎成捆,背上一路下山。

此刻,阳光翻过远山斜斜地照射下来,山道上的雾霭散去,农历五月的青草已是浓郁,拥吻着脚踝。俯身,明亮的露珠安卧在草叶的内心,借了阳光的照射,通体玲珑剔透,若珍珠一般。我和姐姐总会偷偷俯身斜拉了草茎,将珠露抖落在手心里相互丢弃着玩。父亲说,端午日的珠露可以明目,采集起来,滴进眼眸,清清凉凉,有着眼药一般的功效。我们姐弟俩这时就更是急不可耐地弯腰采集露珠了。难怪到了现在,在我的家乡还有端午日采集露珠治疗眼疾的风俗。

回到家里,母亲早已打扫过庭院,家里干干净净,清清凉凉。父亲捧了一束束杨柳枝条,一枝枝分插在大门及屋舍各个门楣上。之后,我们分头到后院的菜园里折艾条。艾蒿因了菜园营养供给的优势,成片地生长着,每一株都有着修长的身子,端端正正的,叶片上有着茸茸的细毛,手触碰上去,生出一份融融的暖意。我们每人采过一捧,急急抱回庭院。而后由父亲再次分插到与杨柳对称的门楣上。分插完毕,父亲站在堂屋前心满意足地笑着,之后,唤我们靠近,顺势摘下三两片艾叶,别进姐姐的头发,再用艾条编织一个花环戴在我的头上。这时候,阳光顺着瓦楞泻下来,落在庭院里,整个庭院飘荡着杨柳与艾叶的香味,厨房上空炊烟袅袅娜娜地盘旋着,锅碗瓢盆的叮当声里,母亲在赶制花馍。

花馍是端午节的首道美食,也是童年里馋涎欲滴的期待。母亲手巧,且极有耐心。先是将面团揉好,根据个人的属相捏出大概的形象,再拿了小剪刀,一刀一刀剪出动物的胡须羽毛等,一个一个摆放在案板上,等待灶火烧好,又一个个摆放在锅底烙。等馍翻过两次,花馍的两面上了色,也就是显现出浅黄的时候,火力就由先前的大火改为慢火,盖了锅盖,慢慢烙。这个过程是漫长的,其实,世间所有的事物一旦进入等待阶段,必是漫长而又令人心焦的。及至出锅的那一刻,我们姐弟俩已是急不可耐了,围着锅台团团转,似乎有着盛大的仪式等待我们的出场。但真正花馍出锅了拿到手,又是仔细端详,又是夸赞母亲的手艺而舍不得吃。说实在的,母亲做的花馍形象栩栩如生——顽皮的猴子、憨厚的牛、忠实的狗、奔放的马,这些形象都是能够看得出来的,面对这样令人开心的节日礼物,谁又能着急地吃掉呢?当然,母亲知道我们的心思,除了各自的属相花馍之外,还会给我们做饭桌上食用的普通白饼。花馍做好之后,母亲会摊了葱花鸡蛋、韭菜粉条,这是节日的饭菜,有着童年挥之不去的味道。

等饭菜收拾停当,端上饭桌,我们并不急着开饭,母亲会拿出提前在集市上买回的花线,三五色混合在一起,拧了绳,按照每人所爱的花色,分别在手腕脚腕绑上一圈儿,捏了香草,抹在花绳上。母亲说,端午节带了花绳,这一年里蛇见了也会躲避。如今想来,母亲绑在我们手腕上的不仅仅是花绳了,更是绑住了一年的祝福和祈愿。至于蛇是不是会躲避,谁也不会勇敢地去见证了。绑好了花绳,母亲还会给我们在耳朵上、衣服上抹了雄黄和香草,戴上各色形象的荷包,整个人都散发着香草的气息。

之后的时光,孩童们就会集结在偌大的场院里,看着彼此的荷包发出惊喜。很多时候,相互上前交换着摩挲着,似乎对方的总是自己最欢喜的。

端午日是短暂的,尤其是在孩提时代。

年年端午,年年涨岁,一晃,童年就随着笑声与奔跑的脚步走远了。后来的日子里,我就在书本中读端午。

端午,除了节日的喜庆之外,更是弥散着几多念想,几多忧思,这一切,只为一个人,只为一个名叫屈原的胸怀家国、铁骨铮铮的人;只为一条江,只为一条名叫汨罗的湮没了伟岸与忠肝义胆的江。那门楣上的杨柳,拂动着的是万千思念的弦;那香气四溢兀自摇曳的艾条,祛除的是奸佞的邪气;令人馋涎欲滴的花馍与丝粽,驱除的是蛟龙,护佑的是英躯;雄黄酿就的醇酒,遥寄英雄的是一杯浓烈的追寻;竞渡的龙舟,意欲打捞的是忠臣渐远的身影……当这一切缀饰成一个家喻户晓的节日的时候,历史的尘烟并未滚滚而去,而是成长为一个民族忠贞英烈的的豪气,在时光变幻里,愈发熠熠生辉。

“节分端午自谁言,万古传闻为屈原。堪笑楚江空渺渺,不能洗得直臣冤。”这首唐诗虽显几分哀怨与愁绪,却也道出了英雄忠魂面对上苍发出的诘问,《离骚》《天问》《九歌》《九章》《招魂》,在高山仰止的辉煌里,惊醒的是民族之梦,招回的是民族之魂。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屈子之魂在茫茫修远的求索路上,绝不孤寂,因为我们有“端午”相伴。渺渺楚水,涤荡着的不只是一颗魂灵,还有竞渡的龙舟,捎去华夏儿女追思奋进的豪情。

今又菖蒲摇曳,珠露玲珑。端午的晨烟里,母亲,香气氤氲的不只是草木清香,还有一份浓重的怀想与思念;雨落山道,杨柳依依。父亲,相视对饮举起的不只是醇香弥散的酒杯,还有一份恒久的传承与回望。

回望故园,夏草青青;展望端午,情思悠悠!(任随平)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