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礼仪

天津方言与水文化

来源:中国水文化网  2016-11-23

wKgB4lNp8QiAI22KAAI1MtUT6uU94.groupinfo.w600.jpeg

天津是九河下梢。横贯市区的海河,将大清河、永定河、子牙河、北运河等多条河流与浩瀚的渤海连成一气,形成河海通津的壮观。这种得天独厚的地势,使天津成为中国北方最大商埠,三北物流中心,南北交通枢纽,河海漕运码头。清乾隆举人杨一昆所作《天津论》开篇即咏:“天津卫,好地方,繁华热闹胜两江。”天津的自然环境,是长期由河流淤积而形成的沿海平原,水是我们这座城市生成和发展的原动力。

 天津早期的名称是直沽寨、海津镇和天津卫。不管地名怎样演变,“沽”、“海”、“津”三字都是“水”偏旁。全市各个区县的名称,大都有带“水”偏旁的字。这些水汽弥漫的地名反映了天津地势低洼、潮湿多水的特点。天津全市共有包括月牙河、西减河、东减河、洪泥河、卫津河等人工河渠在内的大小河流300余条,坑、塘、洼、淀星罗棋布。这种独特的地形地貌特点在天津地名中确有典型反映。

天津有七十二沽之说,凡带“沽”字的村镇地名,几乎都坐落在海河水系地区,如塘沽、大沽、汉沽、葛沽、西沽、后沽、大直沽、小直沽、咸水沽、丁字沽、东泥沽、三叉沽等。

俗语“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是说海河上游支流众多,大小约有300余条,所谓“九河”乃举其要者,一般指北运河、南运河、大清河、子牙河、永定河、漳河、卫河、潮白河、蓟运河。所谓“三道浮桥”,指钞关浮桥、盐关浮桥、窑洼浮桥。所谓“两道关”,指钞关和盐关。

天津话词语“撂旱地儿”,它的产生反映了天津地域文化的特点。当年,乾隆下江南,乃至南北贸易,商贾往来,漕运粮盐等,都靠水路行船。如果船行受阻,舟船搁浅,或把船撂在陆地上,那就意味着遭到横祸,无异于坐以待毙—这种情况就是“撂旱地儿”。在天津人眼里,诸如“过河拆桥”、“卸磨杀驴”、“落井下石”、“撺掇别人上房,然后撤梯子”、“把人撂在旱地儿上”等等,都是“缺了大德”的恶行,是受谴责遭报应的。

天津俏皮话:“挑水的看大河—净是钱啦!”说的就是以供水为业的人。随着人口增加和城市规模扩大,天津出现了以挑水出卖为生的行业—水铺。运水到户的工具逐步变化:从最初的一根扁担俩水桶变为独轮车、双轮车,后又从人力车变为牲畜拉木制水箱车,有的水铺还增添了供应开水的业务。天津民俗歇后语“水铺的锅盖—两拿着”,就道出了当年水铺炉灶烧锯末、用大铁锅烧水的情状。仅在红桥、南开两区就保存了不少以“水铺”命名的巷名,例如水铺胡同、谢家水铺胡同、张家水铺胡同、杨家水铺前胡同、郭家水铺胡同,单家水铺胡同等。

那时候的河岸并非石砌,大河流水乃是自然形成的土岸。于是挑水的人们便在岸边设立水梯子。这种木制水梯子形成阶梯,自上而下通向水畔,一蹬一踏,避免挑水者失足落水,起到安全保护的作用。河北区老地名水梯子大街就由于紧临人们挑水的东河而得名。当年住在御河(南运河)两岸的人家吃水,也是要到河里去挑的。当地为了方便挑水,便在河岸上设立一座座探入河面之上的水凳子,以免挑水者滑坡落水。杨柳青一带的水凳子,与天津东河畔的水梯子,原理相同,结构相近,只是水梯子规模大些,水凳子规模小些。

自来水进入天津始于1898年。英商仁记洋行于是年开办了天津第一家自来水公司,水厂设在巴克斯道(今保定道)和达文波道(今建设路)拐角处。从宝顺道(今太原道)东口由海河取水,后改为凿深井取水,在洛阳道和潼关道分别设立了两家分厂。但供水范围只限于英、法租界。1904年由英商瑞记洋行创办、中外合资成立了济安自来水公司,水厂设在南运河南岸的芥园。在城厢西北角建起一座水塔,成为当时天津的制高点。后各家水商逐渐将大河挑水改为经营自来水。这家济安自来水公司,在天津经营了将近半个世纪,始终居于自来水供应之首。1948年,仅济安自来水公司下属的水铺就达620余家。(谭汝为)

 

责编:续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