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

水利史的问学与师说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6-07

问曰:

学水利,必以所学“有用”为宗旨。水利史何以有用?

师答:

我中华五千年历史,自古立足当下而鉴以往。司马迁曰:“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镜也,未必尽同;帝王者各殊其礼而异务,要以成功为统纪,岂可绲(混)乎”?

问曰:

历史为现实的镜子。是先生所言“历史模型”之要义,之功用?

师答:

正是。水利与自然、社会关系密切。大凡水利工程之兴建,之经营对环境影响深远。惟有将其放回到历史背景中,方能认知演化之后果,方能揭示其间的复杂因素,阐释诸种影响。这正是历史模型宏观中观、或微观层面分析所长。

问曰:

可以这样理解:借助于历史模型的研究途径和方法,以时间的轨迹,揭示原委。通过基于长时序史料的考订,分析因果,阐释规律。由历史表达的时间轴,非但不是无谓的因素,反而是研究事物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坐标。

师答:

20世纪之初,西学东渐,现代水利传入中国。欧美求学第一代学者,现代水利先驱如李仪祉、张含英、汪胡桢、黄万里诸先贤从现代水利技术之长短,指正学习传统治水理论与经验之必要。历史为现实服务,其间必然是研究与提炼,也需要恰当的方法和途径,架设现实通往历史的桥梁。

问曰:

“类比引发洞察”,哲学的认识比常识要本质得多。“科学模型”条的定义是:“按照科学研究的特定目的,用物质形式或思维形式对原型客体本质关系的再现。通过对模型的研究,获得对于原型客体的知识,这是现代科学常用的一种研究方法”。此理同样适用水利研究的历史方法。

师答:

尤其是那些“时过境迁”,不能再现事件。因为不能直接观察到的现象,更需要借助模型来研究。显然,历史模型方法与上述科学模型定义和范畴并无不适,而对“时过境迁”现象的研究又恰恰是历史模型之所长。其实物理模型是与原型缩小比尺的物质模型,而包括数学模型在内的一些理论模型,也都是虚拟的或思维的模型。

问曰:

理论固无不适,试问有何研究案例为证?

师答:

如长江三峡大型滑坡与岩崩,古代鉴湖兴废,荆江、洞庭湖演变等,无不借重历史模型,而有令人信服的成果。

问曰:

历史模型方法是水利史学科的一个方向,是利用多学科交叉研究的优势研究当代水问题。这样的理解得当否?

师答:

信然!水利史有宽广的领域,诸如古代水利科学的起源与发展,水利工程建设的兴衰和利弊,水利与社会、经济、资源、环境的相互促进与制约,水利政策与法规,水利人物与水文化,古代水利典籍的整理与出版等众多方向。其中大多无需藉助历史模型方法。这些求真的研究成果,在水利科研院所更多表现为公益性质,是水利史学科金字塔的基座,也是支持历史模型研究的基础。

众曰:

历史模型方法是打通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畛域的途径。以大自然为背景的水利事业的发展同样受到社会、经济、环境、资源的制约,对人们的社会生活和生态环境产生重大的正面甚或负面影响。水利宏观决策离不开历史的考量。周恩来总理说过:“水利比上天还难”。这句话值得研习水利者思考。

师说:

科学史讨论的是科学的历史,是过去。但是,过去和现在是相通的,现在也必将成为历史,可见历史绝不是陈旧、不是木乃伊,本质上与现在相通。我们把历史真相发掘出来,历史就是鲜活的、才生动的,才更富于现实意义。这就是我们研习历史的兴味所在。

众曰:

以古今科学技术相比,今胜于昔。但是,对现实世界和人类社会的认识没有完结。科学每前进一步,再回过头来看历史,也总会有新的理解和新的发现。文化是无法割断的,任何新文化都是传统文化的延续。历史和文化的发展没有止境,人们为丰富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而进行的科学与文化的历史研究也没有止境。

问曰:

两千年前太史公司马迁南登庐山,观禹疏九江;东至于会稽,姑苏。望五湖,行淮泗。西瞻蜀之岷山及离堆,北自龙门至于朔方。叹曰:水之为利害也!幸甚至哉,吾入行水利,以水利史为业。

众曰:

水利史纵观上下数千年,可究四渎之行踪,更有文明探源、服务社会经世之责。

诸君共勉:学海无涯,书山万千!且行且学,矢志专攻。吾师重道,力行在先。恭祝吾师,寿比南山!(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 谭徐明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