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

绍兴治水折射天人合一的思想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8-09


水利成就绍兴的今天

浙江省绍兴市是鱼米之乡。但从远古历史讲,绍兴是一个环境比较差的区域。大概四五千年前的时候,这里是一片沼泽地,人们大多生活在会稽山上,也有的越人在沿海岛屿打鱼。传说中的大禹治水就发生在此时的古越之地。

大禹两次到越地。第一次是为治水而来。他把水患治理好了,地平天成,开了诸侯大会。第二次大禹来会稽巡视,病死在这里,就有了大禹陵。大禹治水以后,到了约2500年前,越王勾践开始治理宁绍平原,建山阴故水道及富中大塘等水利工程。之后,东汉时期,会稽太守马臻建了鉴湖,“溉田九千余顷”。西晋的时候,会稽內史贺循又建了西兴运河,浙东运河基本成形,水环境得到全面改造。到了明代,汤绍恩建了三江闸,与绵延数百里的萧绍海塘连成一体,按水则启闭,外御潮汐,内则涝排旱蓄,控制航运水位。至此,形成了以三江闸为排蓄总枢纽的萧绍平原内河水系网新格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又建了新三江闸,包括现在的曹娥江大闸。这说明,由于水利的发展,我们弘扬了大禹治水的精神,开展对自然环境的改造,就像钱塘江两岸的海塘,不断地围垦改造,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不断改变,最后成了鱼米之乡。像绍兴,包括钱塘江两岸,都是靠当地人民不断努力,最后把会稽山下、钱塘江畔变成了鱼米之乡。有人说“钱塘自古繁华”,其实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繁华的。没有水利,就没有绍兴的今天。

《绍兴禹迹图》

《绍兴禹迹图》是今年公祭大禹陵时,绍兴市委宣传部与绍兴市鉴湖研究会共同发布的。

我们对大禹的定位:大禹是远古时期治水英雄的缩影,是华夏远古部落许多治水英雄的一个缩影,是一个具体的君王。这是当时自然因素和社会因素互相作用的结果。

为何要编制这张禹迹图?中国现代水利的奠基人李仪祉先生在绍兴大禹陵碑文中说:“盖九州之中,禹之迹无弗在也,禹之庙亦无弗有也。而论山川之灵秀,殿宇之宏壮,则当以会稽为最。”通过研究和比较,我们认为绍兴是我国大禹文化传承保护最好的区域。大禹不仅仅是绍兴的,也是浙江的、中国的、世界的,大禹治水的精神必须传承、弘扬下去。这对优秀文化的保护、传承、利用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看似简单的一张图,其实是非常难的。一是要有历史文献依据。二是要有有关建筑,如陵、祠、庙在什么地方,都一定要找出来。三是地名也要考证。去年我们去日本交流大禹文化,也看到了日本的“禹迹图”。《绍兴禹迹图》有127处,经过了非常严格的挑选。日本也有大禹。日本的大禹文化分为两类:一类是君王文化。日本的君王必须以大禹为榜样,学习怎么做君主。第二类就是治水的,是按照大禹精神和方法开展的治水活动。日本的禹迹有130多处。日本研究者很仔细,凡发现有“禹”字的就放进“禹迹图”里去。如果这样的话,绍兴的“禹迹”俯拾皆是。

《绍兴禹迹图》对现代大禹文化研究非常有帮助。其一,可以对图中的禹迹进行分类,有的是地名,有的是祭祀性的,有的是建筑类的。其二,可从学术上研究,为什么大禹治水会集中在浙江、河南、安徽、四川?我们可以发现,当时这些地方洪水与灾害都是比较集中发生的。其三,这些地方怎么保护大禹文化,怎么传承大禹精神?在绍兴,明代诗人说:“禹陵风雨思王会,越国山川出霸才。”这当然主要是写浙江。陆游“稽山何巍巍,浙江水汤汤”,把浙江的文化源头会稽山和钱塘江包括进去了。大禹文化的核心就是爱国主义,就是献身、求实、负责、创新、探索的精神,还有天人合一的思想。

上善若水

我感到,绍兴人应该把这片“上善”的好水保护好、治理好,使之真正成为“上善之水”,包括自然的水。人对水的理解、关注,人对水的品格继承,这就是“上善之水”。

我生长在绍兴柯桥古镇的运河边上。南边是鉴湖、会稽山,北边是运河。这地方有许多桥,我上学的时候每天必须经过十几座桥。这么一路走过去,能欣赏到运河上的古纤道、太平桥、融光桥,这些都是运河上著名的桥梁,也是浙东运河的特色,对我有非常深刻的影响。这些情感加上长辈、老师的指教,使我对水的感受不断加深。三百六十行中,人们必须选择一行,我选择了水利。并不是说搞水利的就非常特殊,但我们要以大禹治水的精神去参与水利建设,这是做人。既要把工程做好,又要把水治理好,把文化也搞好,这是做事。我自己在工作过程当中受益匪浅,能感受到一种价值体现。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时候,我去古鉴湖、古运河考察,因为听说鉴湖边在开挖一座古桥,挖了许多木桩出来。我就想,这些木桩是非常珍贵的,可以做一些鉴定年代的工作,我一定要把木桩取来。那天我骑自行车骑了几十里去取木桩,在路上突然之间天就暗下来了,然后天黑压压的,狂风暴雨就来了,我在那里气都透不过来。风非常大,旁边的房子有被风吹倒的,河里的小船翻掉了。雨停后,我终于在施工现场找到一个木桩,之后拿到海洋所去测定。测定结果表明,木桩所处的年代正是距今约1850年前鉴湖建成的年代。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有价值。

浙东运河

关于大运河申遗,一开始只是京杭运河,后来才把浙东运河纳入进去。在这之前我们已经做了许多基础研究,比如提出浙东运河是中国最早的人工运河之一。今年从北京来了考察运河的专家,我们一起到了绍兴东湖这个非常有名的景区,在桥上我给大家介绍道:下面这条河流,是2500年前的浙东运河,就是“山阴故水道”,东汉文献《越绝书》有记载;再看南边,那边有个“富中大塘”,是越王勾践的粮食基地,是因为浙东运河而建成的粮食基地;再往西边看,我们的绍兴古城也是2500年历史;眼前的东湖也有2000多年的历史,非常值得骄傲。

浙东运河是中国最早的人工运河,也是中国大运河的南端,这些都是有记载的。浙东运河、隋唐运河、京杭运河在申遗的时候是并立的,当时世界申遗组织专门确定过的,有的说法是浙东运河是京杭运河延伸段,其实不存在这个说法。海上丝绸之路,我们大家应该共享这个文化。

“唐诗之路”与水文化

浙东的“唐诗之路”说法已提出了10多年甚至20多年,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形成旅游线路?我认为,“唐诗之路”,对于新昌、天台、宁波,光是自己说没用,一定要把整条线路串起来。“唐诗之路”是从钱塘江南岸开始的,通过杭州,过西兴运河到当时的越州,然后是新昌、嵊州,再到天台和宁波。我们把这条线串起来,才是真正的浙东“唐诗之路”,这要求大家联合开发、资源共享。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张《浙东唐诗之路图》,把所有的诗人路线、景点都作为旅游线路,包括和日本的文化交流,都做了一张图出来。

现在的良渚文化遗址研究,正是从水坝、海塘、蓄水等水利角度进行的。当时为什么要建这些工程,有没有运河,有多少人口,城市规模有多大,农业状况怎么样,水利工程的研究会给出答案,使问题得到相互印证。所以水利是基础设施、公益设施,是一种文化。

如果你要在这个地方繁衍生息,水文化研究才是根本的东西。水文化是一种广义的文化,是多元的文化,人与水的关系永远是不可分离的。(邱志荣)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