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杂谈

塘泊工程 ——北宋的水利与国防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六版  2018-10-11

77731733760748fdbd9031200d788be9_b_B_BASIC.jpg

塘泊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工程措施,北宋时期在边界南侧兴建了大型塘泊工程(刘向阳 摄)  


何承矩其人其事

说到塘泊工程,就不得不提北宋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何承矩。何承矩,字正则,河南洛阳人,宋初关南兵马都监何继筠之子。他自幼随父亲征战于河北地区,不仅熟悉河北边防的地理形势,而且了解契丹的作战特点。他在戍守雄州瓦桥关时,正值宋军北伐之际,最终北伐失败,朝野震动,北宋君臣急于抵御契丹进攻而又苦无良策。

何承矩认为,河北地区湖泊密布、河渠纵横、泉流众多,若充分利用这些有利地形,针对契丹擅长骑射、不习水战的特点,构造一条以水为主的防线,必定大有成效。因此他提出开筑塘泊与屯田戍边相结合的战略设想。

太宗端拱元年(988年),何承矩调任沧州节度副使,明确提出了这一计划。《宋史·何承矩传》记载,何承矩上书朝廷,在河北边防利用有利地形兴修塘泊,不仅可开水田以得军粮,还可以水设险,巩固边防,减少戍边兵士。他还指出,以水设防,正好可以针对契丹擅长骑射、不习水战的特点,一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当时天气多雨,很多人不看好这一建议,何承矩又援引汉唐屯田的旧例,来说服众人。最终,这一建议得到宋太宗的“嘉纳”,何承矩被任命为制置河北缘边屯田使,亲自组织实施这一计划。这样,河北边防的塘泊工程建设正式启动。

据《宋史·河渠志》记载,塘泊工程东起沧州东境的泥沽海口,向西经乾宁军、信安军、霸州、保定军、雄州、顺安军、保州、安肃军,直至广信军。由东至西,形成9个水域,涉及10个军,绵延900里,形成一条庞大的水系。初步统计,9片水域南北最宽处达150里,最窄的地方也有近10里,最大水深达1丈余。塘泊之内,有名可查的湖泊洼淀30余处,总面积约7000至1万平方公里,最大蓄水量约248亿立方米。而今日海河流域1900多座水库的总库容约300亿立方米,可见当时塘泊工程规模之大。这也是历史上河北平原人为改造利用洼淀规模最大的一个时期。

大规模的塘泊工程建设

塘泊工程的建设,自太宗至神宗持续约80年,其中尤以太宗和真宗年间的建设规模为大。

太宗淳化四年(993年),北宋调发诸州镇兵一万八千人,在今河北雄县、任丘、霸州、高阳等一带,兴建堰坝,设置斗门,引洼淀之水灌溉附近田地。形成自边吴淀(今河北安新县境)至天津直沽口约900里的水上天险,即所谓的“水长城”。

真宗年间,塘泊工程进一步发展。历史记载规模较大的兴建有3次:第一次是真宗咸平五年(1002年),顺安军都监马济自徐水县东易水上游开渠引水至高阳县境,又自高阳县西引水入徐水县西;第二次是咸平六年(1003年),保州知州赵彬自保定西决鸡距泉引水到满城县,又分徐河水南流入边吴泊;第三次是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北面都钤辖阎承翰为解决黄河以北地区向边界运输的困难,自曲阳经新开河渠至沙河,再由沙河经边吴泊到白沟。此外,阎承翰还在河北青县一带进行利用涌潮增加蓄水、扩大灌溉面积的尝试。通过这3次水利建设,河北平原不仅利用水路运输军粮,而且在新挖渠道两侧驻军屯田,达到了御边的目的。

不过,北宋历经太宗、真宗两代苦心经营的以水设险的防线终究未能如愿。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九月,辽兵大举南下,打到澶州(今河南濮阳)附近,威逼宋都开封。双方订立合约,宋每年向辽交纳“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宋辽以白沟河为边界。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

澶渊之盟后,塘泊工程建设受到限制,只是在前期工程的基础上发展了灌溉。仁宗天圣年间,朝中对塘泊工程形成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但最终还是相循而不变。仁宗明道二年(1033年),知成德军刘平建议,在边吴淀、赵旷川、长城口等辽兵出入要害地带,可以引水种稻为名,广开方田,沿田畦四边开挖沟渠,并将漕河、鲍河、徐河及鸡距泉水引入沟渠;在地势高的地方,用水车等汲水工具浇灌,这一建议得到仁宗的支持。此后,塘泊工程建设再次掀起高潮。第二年,引水屯田的地区扩展到今河北的磁县、邢台、赵县及今河南安阳等地。为防止塘泊工程对民田的破坏,这一时期还曾设立木水则(测量水位的标志),控制塘泊水量。

神宗熙宁年间,王安石实行变法,重视水利建设,制定了农田水利法。在熙宁四年至十年(1071—1077年),塘泊工程建设又一次形成高潮。据记载,这一时期疏导了自今河北献县至沧州的葫芦河,扩大了保定东南一带的水田范围,并对塘泊堤岸进行了修治,部分因水枯涸出的塘泊田地也废田复塘。

塘泊工程的军事防御作用

塘泊工程的建设,就是为了阻挡辽军南下,特别是为辽军骑兵设置障碍。最重要的是缩短了宋军的边防线,不需要再全线防守,而是集中兵力驻扎于要害地带,改变了过去那处处应敌、兵分势弱的被动局面。

宋真宗以前,雄县、霸州一带的水域并不相接,称为东塘、西塘。为防御辽军侵入,在二州之间设立保定军,成为宋辽边界重要的战略要地之一。北宋大臣张方平就曾赞扬塘泊之功,称其在保障宋辽边境安全方面,“实功利之大者”。

但是,塘泊工程作为一种消极的军事防御手段,无法从根本上抵御辽兵入侵。到徽宗时期,由于战争形势变化,界河失去限制作用,塘泊工程逐渐不受重视了。此外,由于河北平原河流多沙,塘泊工程在实际运用中,泥沙淤积问题突出。庆历八年(1048年)以后,黄河三次北决,流经河北平原中部夺御河入海,对塘泊工程建设也带来严重影响。到北宋末年,塘泊工程已经名存实亡,许多淀泊逐渐淤淀干涸,周围涸出的土地不断被围垦,昔日水乡泽国的景象一去不返。

纵观北宋一代,塘泊工程建设促进水利发展和加强军事防御之外,对这一地区的经济生产起到积极作用。据统计,宋英宗治平三年(1066年),河北平原屯田达367顷,得谷3.5万余石,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当地驻军的粮食给养问题。同时,塘泊工程的建设,还给当地提供了大量的水产品。据宋代文献《春渚纪闻》记载,每年的九、十月间,是当地的蟹汛时期。雄县、霸州一带,所产螃蟹很多,价格也非常便宜。当地的官员吃不完,就叫厨子腌制了分送给同僚,或转赠给汴京的贵人,这反映了当时水产业兴盛的局面。历史上著名的胜芳蟹,就在霸县附近,与这一时期塘泊工程的大力发展有很大关系。(任书杰)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