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地理

我心悠悠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4-12

blob.png


漫步江畔,遏制不住的思绪,恰如江水悠悠。 

悠悠江水,向着远方流淌而去。与江水一道流动的,有白色的云影,金色的阳光,漂浮的船帆;还有两岸绵亘起伏的黛青色山峦,清爽怡人的浩浩江风,以及一段一段悄无声息逝去的时光。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望着悠悠江水,对时光的敬畏,怎能不油然而生?江水奔流不息,时光亦穿梭不止。 

一个人的一生,恰似江水东流,永不回返。自呱呱坠地,饮着江水,一天天长大,由幼年至少年,由少年至青年,由青年至中年,由中年至老年。一生的时光,不过如流水一瞬。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临江吟咏,是吟给自己,亦是无数历史人物的人生写照。那个曾经惋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李后主,那个曾经颂赞“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白居易,那个曾经高歌“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的李太白,那个曾经感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文正,在留下千古吟咏之后都已随时光的江流远去。 

如今的我,也不再是昔日那个赤足流连在沙滩上、纵情嬉乐戏水的顽皮少年,已是一个步履沉稳、一脸沧桑的中年男子。悠悠江水,见证了多少朝晖与夕阳的变换,见证了多少春秋与冬夏的交叠,亦见证了渺渺尘世间多少生命的诞生与泯灭…… 

随悠悠江水流走的,何止是时光,更有时光为载体的无限风情和不尽沧桑。个人的丰盈与阙亏、浮升与沉沦、光荣与耻辱、得到与失去……时代的陈旧与簇新、腐朽与昌明、兴盛与衰颓、进步与没落……都化作琐碎的点滴,在时光的江流里,湮没、沉淀,消隐了痕迹。 

江水悠悠。没有谁能让它停止奔流。“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江水从不曾为谁而作片刻的停留,更不会倒流。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拥有青春年华,更不可能在时光之流里回溯。一种时代,亦不可能永远踞立于历史的浪峰,更不可能让历史的流向逆转。只有与时俱进,顺势而为,才能与时代同步。 

“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奔流不息的江水,每时每刻都在更新;江上的云影、天光、过船、山色……江下的鱼虾、水草、微生物、沙砾……都在一刻不停地发生着改变,或者叫瞬息万变。时光的江流亦是如此。它总在不断地更新着、前行着,永不停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时代,唯有顺应这一规律,才可能获取不断的进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滞留不前者,便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江水悠悠,我心亦悠悠……(向墅平)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