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地理

与雨书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4-12

雨季里,我总在想着雨水和下雨的事情,或者说我总在想着和雨有关的事情。和雨有关的记忆真多啊,想着想着,竟乱了头绪,像纷纷的雨丝般,怎么也理不清。于是,就惦念起雨来了。

记得今年春节的那几天,江南小城里的雨就断断续续地下着。今天上班,天气虽然放晴,我还是喜欢被雨丝缠得绵绵密密的春节,可以安静地和家人守在一起,过一个祥和的节日。

下雨,真好。我喜欢每一个下雨的日子,当然我也不会厌烦风日晴好的时光。

晴日,可远游。雨天,可看雨、听雨,在雨中漫游,或是躲在家中,任心思随雨飘扬。喜欢雨的绵密和浩茫,邂逅一场长雨,容易让人心生远意。

雨中的远意是深邃的,被细密的雨点雨丝遮住了。雨点雨丝遮住了目光所及的地方,也遮住了我们想要看到的远方。站在雨中远望,明知远景不可望,却依然执著地张望着,就望出了远意,望出了雨中的孤单。久了,孤单也如那场雨,成谜,渐行渐远,终于远得有些茫然了。

春夜喜雨。苦雨暗秋径。若夫淫雨霏霏。昨夜风狂雨骤。亦喜亦苦的是人,亦淫雨亦骤雨的也是人,雨本无知无情,是人将情感加之于雨了,是人对雨的悟与感,与雨又有多大的关系呢?人之有情,不能无物与类,虽然雨只是雨。经历的风雨多了,我们才知道,在日复一日的循环往复里,原本就应该是也有风雨也有晴的,于是,我们的心里也便有了风雨和晴日。

风雨和晴日,如萝卜和青菜,世人总是各取所爱。爱静的人大概都是偏爱雨天的,雨天自有雨天的趣味。

下雨天,关上门窗,看窗外雨如帘幕,顺着窗玻璃蜿蜒而下,透着弯曲徐缓的欢喜。风静时,窗外的雨丝,如织机上不停穿梭的细细丝线。风狂时,雨就乱了分寸,如素描簿上被人随意涂抹的一团凌乱,纷纷然。好雨,却偏要生出避雨的心思,总是有些矛盾的,像风狂中的乱雨。

眼前的雨,遮挡不了雨中的世界,我仍能看到雨在融化着那些深浅不同的绿的样子,那些绿色的雨从植物的叶片上不停地往下滴落的样子,绿意滴不尽,雨也滴不尽。

久雨,酝酿着湿淋淋的意境;久雨,也构筑了一个独立的世界,像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里的那场长雨,让人想到世界的荒蛮和邈远。所幸的是,那些植物在雨中越来越绿了,我们仍能看到笼罩在雨里的群山、河流、房舍上蒙着的一层雨烟,潮湿模糊,如入幻境。

雨天,也可以推开门窗,或是索性走进雨里,被万千斜斜的雨线包围,任绵绵密密的雨声包裹。独自在雨里,织一段细密的心思,打一个潮湿的心结,结着淡淡的愁怨,淋着丝丝的微凉,裹着潮湿的花香,映着雨中的斑斓。

雨中,我们应该走进一条深而悠长的小巷,用脚步丈量湿滑的石板长街,用目光翻捡那些挂在斑驳墙体上的苍绿而又厚重的古意。雨中,我们应该走向更为空阔的为雨所淹没的远方,在远方的雨里,遇到一棵正在萌芽的树木,遇到一朵正在开放的花朵,遇到一处渐渐丰满的池塘,遇到一条喧哗而去的河流,遇到在雨中行走,或是正在雨中忙碌的人。我相信,所有的遇见,都会让你欣喜。

在雨中,和一位写诗的朋友漫步,雨也是有诗意的。他跟我说,小时候在雨中奔跑,是喜雨戏雨,长大了仍迷恋一个人在雨中漫步,是不想让人看见自己流泪。那一刻,我听见雨的声音,低缓而又婉转,我看见雨中闪过的光芒,晃了晃我的眼睛。(章铜胜)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