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地理

山与水的悠远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七版  2018-06-07

blob.png

淮源碑、淮井亭 唐伟 摄

河南、湖北两省交界处,有一座奇峰竞秀、层峦叠嶂、森林密布、景象万千的大山,它便是因孕育淮河而闻名天下的桐柏山。这里是我国南北气候过渡带,也是长江、淮河两大水系的分界线。 

桐柏山之名,最早见于《尚书·禹贡》:“导淮自桐柏。”据《桐柏县志》记载:“自大禹导淮之后,人知自桐柏县矣。然《尚书·禹贡》之所谓桐柏山是所以名山,非即以名县也。”可见桐柏山之名已有3000多年历史。 

俗话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究竟是水因山而活,还是山因水而媚?初夏时节,带着一睹大山风采的渴望和对淮河源文化求知的神往,随着“智者”“仁者”的人流,记者走进了这里。 

(一)

到桐柏不寻淮源,有如慕苏杭不游西湖。于是,第一站我选择了太白顶。 

汽车在初夏的盘山路上蜿蜒而行,郁郁葱葱的千山万壑,满山含翠,绿意盎然,直扑眼前。就在感受置身于浓绿的冲动之时,不知过了多久,车在一块平台上停下,原来这就是太白顶的停车场。因为剩下的路要徒步拾级而上,只能稍作休整,才又上路。不远的山路,走走停停,约行半个钟头,终于到达目的地。 

太白顶是桐柏山主峰,山势峻峭,景色奇秀,雄伟壮观,远近闻名。立身峰巅,脚踏两省,北望中原,南览楚天,豪迈之气顿生,周身上下的疲惫也在那一刻消逝得无影无踪。顺着同伴手指的方向,远远地望见山峰之上的云台禅寺,是那样庙宇巍峨,蔚为壮观。这里不仅是佛教胜地,也是道家“天下七十二福地、三十六洞天”之一,还是盘古文化、神话传说十分集中的地方。此外,明嘉靖年间吴承恩曾在桐柏邻县新野做过县令,其间多次到桐柏山游览,后根据“禹王锁蛟”的故事并结合此地的水帘洞、通天河、放马场、太白顶、花果山、老君堂等地名完成了传世名著《西游记》。 

走进云台禅寺,在寺前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口古井。这就是所说的淮河源头大、小淮井吗?寺前摆摊的一位村民告诉我,关于淮河源头的说法有很多,争论也一直没有停歇过。但比较可信的是太白顶西北侧牌坊洞东南的峡谷,那里才是真正的淮源。由于行程原因,加上山高路陡,无法近距离一睹源头景色,但听着大哥娓娓道来的讲述,自己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幽静深邃的山谷中,人迹罕至之处,夏天,降水丰沛,植被茂密,水势湍急;冬天,则有条条小溪,时隐时现汇成小河,撞击着山间石头,往山下冲去。一路颠簸,潜入钻出,直到固庙镇形成河床。再之后,汇入更多的溪水,直至聚成滔滔入海的千里淮河,滋润着两岸的土地,养育着两岸的人民,造就了璀璨的淮河文明。 

(二)

淮河源文化像桐柏山一样底蕴深厚,像淮河水一样源远流长。 

离开太白顶,按照行程计划,我来到了淮河源文化陈列馆,这里也称淮祠或禹王庙。 

祭淮文化历史悠久。史记载:“秦并天下,始建淮祠”。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诏令祭祀名山大川,其川有二:曰淮曰济。此地始建淮祠,即淮渎庙。之后历代帝王为赐福消灾,对淮河之神由东渎大淮之神,封到长源公、长源王,其庙宇在历次修复中也按王公规模,愈发宏伟壮观,各种殿堂、楼、台、亭、阁及各种显示其崇高权威的饰物如石狮、水兽、旗杆、华表等应有尽有。每年初春,朝廷都要遣官祭淮。庙院内碑碣林立,古柏参天。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亲自撰文,刻石碑立于庙内;清康熙御书“灵渎安澜”致祭;雍正书“惠济河漕”赐庙;乾隆亲书《淮源记》。淮渎庙成为我国当时建庙时间最早、规格最高、规模最大的庙宇,也是我国最早的治淮机构所在地。 

站在陈列馆前广场,抬头便见正门之上苍劲有力的“淮源”二字。信步走入馆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禹王殿,殿门上悬挂着康熙手书“灵渎安澜”四字匾额,显得庄严肃穆。殿内中央为汉白玉雕刻禹王像一尊,其相貌端庄、慈祥、宁静,仰望使人崇敬;大殿四周悬挂的雍正御书“惠济河漕”等牌匾让人感到了历史的沧桑。继续往下参观,就来到了“淮源”碑亭和“淮井”亭前,一东一西、一碑一井好像正为来往的游客无声地诉说着关于淮河的历史记忆。“淮源”碑亭中石碑正面刻有明万历十八年《重修淮渎庙记》碑文,背面则是清康熙丁丑年秋桐柏知县高士铎书“淮源”二字。“淮井”亭下正中有口清澈见底的深井,相传大禹导淮时锁水蛟无支祁于井中。亭内天花板上,绘有蛟龙一条射影井内。井中系有铁索一条,据说是大禹锁水蛟无支祁之物。轻轻晃动,井中一条蛟龙翩翩起舞,很是有趣。院内有一口书有“第七佳水”的水井,淮河的零公里即从此开始。陈列馆内还建有“走读淮河立体模型”,足不出户就可以使人了解淮河流域全貌。不大的院落,很快也就参观结束。行将告别,带着满满的收获,自然也有作为一名治淮人的几分感慨。几经兴衰沉浮,一言难以数尽。今天,那些曾经寄托着人们祈愿的庙宇神殿早已落入岁月的尘埃,那些曾经凝聚着人们虔诚目光的香火早已在风雨中散尽。替代了曾经的庙宇神殿,重新诠释着这条古老而又年轻的河流前世今生的,变成了淮河源文化陈列馆。一条大河的故事,也许就是刻印在了这些神秘与岁月苍凉之中。 

水,是生命之源,也是文明之源。大江大河奔流过的土地,往往会成为古老文明的发祥之地。千百年过去,大河孕育的文明生生不息,它们的源头依然充满生机。你要问我淮河的源头究竟在哪里?我的回答是:它就在我们的生命里,在心灵里,血脉里……(唐伟)


责编:李慧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