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地理

白洋淀的水脉文运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五版  2018-09-27

白洋淀位于大清河流域中部,控制大清河中上游各流域,是缓洪、滞沥的大型平原洼淀。大清河系上游汇集来自太行山的众多河流,古有“七十二清河”之称。淀水向东,经大清河、海河,注入渤海。白洋淀连接山与海,划开冀中平原大地,上下游的许多河段虽已断流,但清晰可见的河道干渠和水平如镜的淀水,仍在默默述说着这方独特水域,在历史上曾有的军事战略和政治经济作用。

燕南赵北的“易水长城”

“易水长城”即“燕南长城”,全长约260公里,西起易县太行山脚下,沿白洋淀上游易水河向东南,经徐水,容城南、安新北白洋淀北堤,雄县大清河故道北堤,向东进入文安县境,至大城县子牙河西堤结束。燕迁都今易县武阳后,濒临南境地带的易水、白洋淀、大清河一线,成为与赵、齐、中山对峙的博弈及抵御秦兵的前沿。出于加强南部边境安全的需要,从燕昭王时期开始,燕国在原有河防的基础上加高拓宽延长,夯筑为城。燕南长城在白洋淀以北及上下游河岸人为竖起一道隔障,成为燕国在南境最重要的军事防御工事。它的修筑,不仅勾勒出燕与赵、齐、中山国的清晰边界,而且说明着白洋淀湖淀河流的自然分布对早期政权、土地和资源的分割产生的直接作用。

随着秦统一全国,燕南长城失去其军事战略作用,而作为河流洼淀堤防的意义凸显出来。汉代白洋淀北缘的容城王可能就建都于今容城县的南阳村、晾马台村一带,虽然汉末公孙瓒曾依据湖淀河流环卫的“天半之地”而设栅自保,但这里再次进入军事战略的前沿,则是在近千年以后的唐末五代和北宋时期。

北宋与众不同的“长城防线”

唐末五代时期,北方战乱,契丹南下,白洋淀地区成为战场。后周显德六年(959年),世宗柴荣夺莫、瀛、易三州之地,在瓦桥关建雄州,益津关建霸州,淤口关建淤口寨(今霸州信安),这就是宋辽历史上经常提到的“三关”。

景德元年(1004年),宋辽订立澶渊之盟,规定双方以白沟河为边界。在此前后,为了有效地防御辽军南下,北宋统治者利用这里地势低洼、潴水停积的自然条件,开挖修筑塘陂,疏通渠道,建起一道自保州(今河北保定)以东直至泥沽海口,“深不可行舟,浅不可徒涉”的“水上长城”。塘泊工程不仅阻断了辽军南下的道路,塘泊屯种还缓解了北宋官兵的粮草供给负担。这种以白洋淀水域塘陂为核心,沧州以东至海,保州以西至太行山,军事经济双赢防御战略的实施,成为宋辽订立澶渊之盟的重要基础。

北宋缘边地区最机密的防御工事不是这道“水上长城”,而是“地下长城”。保存至今散布于白洋淀、大清河北岸,雄县、霸州、永清一线的地下通道,即北宋时穴地而造,平时储粮、战时藏兵引马的战道。它与沿边建立的铺堡寨、陂塘防线及天然淀河一起,构成规模庞大的、立体的军事防御工程体系,是一条与历史上其他时期表现形态不同的长城防线。

时代的畿辅关钥之区

金贞元元年(1153年)迁都燕京,泰和八年(1208年) ,安州移治渥城,新安(今河北安新县)始为州治,白洋淀区成为畿辅要地。白洋淀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景观符合女真族猎雁捕鹅、“春水”练兵的传统,出于安抚汉人、考察地方、稳定统治的种种需要,再加上金章宗宠妃李师儿是新安人,致使金章宗十分重视白洋淀。据史料记载,章宗先后18次“如春水”,其中14次驻跸白洋淀畔的建春宫。金章宗之于白洋淀,具有中央对地方统御建设及民族交融的标志意义。

明代前期,燕王朱棣南下夺取皇权,一系列战役以白洋淀为核心展开,其中赵北口月漾桥一战具有决定性意义。此役,燕王意识到燕南赵北咽喉要地的战略意义,适时抓住战机,充分利用地理环境特点,大败建文帝河北主力。跨越淀河天险,占据保定府城,迅驰南下,为“靖难之役”的成功打下了基础。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白洋淀作为军牧场,成为辽东防御体系的重要支撑。

清代,白洋淀作为畿辅关钥之地,政治地位特殊。这里地势洼下,人口复杂,淀区治理关乎社会安定、民心向背,更关乎京师稳定和全国局势。因此皇帝与百官经常来此奉慈行孝、拜谒祖陵。稳定地方,教导风化,水围练兵,查访吏治民情,疏理直隶水系,无不与国家大事息息相关。其中,水围活动虽然仍具有练兵、习舟等军事意义,但更多是满清贵族传承和延续民族传统的一种方式,而治水、治安、治吏、治民的经济政治意图,才是畿辅第一要务。

“雄安质量”的一个示范区

中共中央选址雄安新区作为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载地,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根本的水文条件是白洋淀。在华北平原起城,城市用水是首要考虑因素。要保证生态水源、居民饮水和工业用水,今后发展中还要保持人地和谐、交通便捷、文化平衡,白洋淀在涵养水源、缓洪滞沥、调节区域小气候、维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有着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优越性。

水是白洋淀的灵魂,水润雄安方得长足发展。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由于气温升高、降雨量减少,上游众多河流几近全部断流,芦苇退化,动植物数量锐减,生态环境恶劣,给白洋淀带来的威胁日益严重。随着引水济淀工程的实施和规律性补水,保定市斥巨资严厉整治污染,白洋淀的生态环境开始趋于平衡。

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雄安新区建设首先要治理好白洋淀。著名建筑学家吴良镛在考察雄安新区时说:“未来的雄安新区要切实解决好水的问题、河道问题、交通问题,特别要注重保护好水资源,将白洋淀的治理作为新区规划建设的前提。”

雄安新区白洋淀的治理注重与长效管控机制相结合,在河长制的基础上建立湖长制。根据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在湖泊实施湖长制的指导意见》及相关部署,水利部要求在2018年年底前全面建成湖长制,损害湖泊生态将终身追责。此前,白洋淀已由保定市、县、乡党政负责人担任区域内主要河湖的河长,实行责任制,设置公示牌,建立和完善网格化监管机制,明确管理人员姓名及监督举报电话,配合水污染治理,对涉水企业、工业固体废物、禁养区等,严格监管。目前,按照《雄安新区及白洋淀流域水环境集中整治攻坚行动方案》,白洋淀整治攻坚行动业已启动。

雄安新区的设立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雄安新区建设要“结合区域文化、自然景观、时代要求,形成中华风范、淀泊风光、创新风尚的城市风貌”。白洋淀再一次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关注的焦点,成为“雄安质量”的一个参考系和示范区。(彭艳芬)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