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地理

乌镇:传统与现代的共融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六版  2018-11-29

0657b3cf5e794ba0a537926c20cedd38_b_B_BASIC.jpg

乌镇的巷子溢着旧时光的痕迹,正同人们悄悄诉说故事(樊鑫 摄)


乌镇是唯一与大运河直接相通的江南古镇,石桥下青黛色的静默流水,仿佛卷携着岁月沉淀了千百年的沧桑,自历史深处脉脉而来,见证着这座小镇在大运河的哺育下,生民乐业、兴盛繁华。

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

乌镇内河网蛛丝盘布一般交错纵横,“十”字形的主河道将乌镇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块,当地人分别称之为“东栅、西栅、南栅、北栅”。千余年来,乌镇居民依水而居,以河成街,街桥相连,推窗凭河,开门见桥,形成了独具韵味的江南水乡风貌。 

乌镇河网与主干道重合,连桥成路,流水行船,整个水网体系连接京杭运河、太湖,使乌镇的水永远是流动的、蓬勃的,为当地居民解决了农作、饮用、排水、观赏、运输等问题。

乌镇被称作“中国最后的枕水人家”,这与乌镇特有的一种建筑形制有关:当地沿河的民居有一部分延伸至河面,用木桩或石柱打在河床中,上架横梁,搁上木板,人称“水阁”。水阁三面皆有窗,凭窗而观,盈盈水色天光,烟波画桥;宿在水阁,枕下流水潺潺,可谓是真正的“枕河”了。

记得从前日色慢

智者乐水,水也喜爱智者。温润的水终日流淌着,似乎要把天地之间所有的灵气都吸进这一方小小的山光水色间。

南朝梁昭明太子因老师沈约每年都要回乡为父守墓数月,不愿耽搁学问,为此跟随老师返乡,在乌镇筑书馆读书。或许就是从昭明太子在此读书开始,这拳拳赤子之心感召着乌镇的文脉,一个小小的乌镇,自宋至清,出了举人97名,进士64名,例贡160名,江南有才,于斯为盛。 

在江南浓厚的文化氛围熏陶下,少年茅盾读着立志书院讲堂上国学大师俞樾书写的对联——“分水旧规模,但愿闻风皆立志,殳(shū)山钟秀杰,定知异日有成材”,默默立下成材报国的志愿。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木心的诗如江南小巷里的初初相遇,再没有比《从前慢》更使乌镇的气质与他的文采相得益彰的了。乌镇的小桥流水,人烟市肆,始终是木心生命中最温暖的底色。木心之于乌镇,是灵魂深处的契合;乌镇之于木心,是心灵永恒的港湾。

信息与光影的华筵

大运河开放包容的文化基因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乌镇,这镶嵌于江南文化历史版图上的小镇循着通衢南北,泽润东华的大运河的宏伟脉络,敞开怀抱,笑迎八方来客。

正如演员黄磊所说:“乌镇戏剧节是希望,是光,是理想主义的种子。”每年10月中下旬,乌镇都准备好迎接全球的戏剧爱好者和生活梦想家,从千篇一律的日常中抽身,来到这戏剧的“乌托邦”共赴一场声与影的煊赫华筵。

也许是水乡乌镇有形的密布水网与无形的信息之网冥冥之中的暗合,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址花落乌镇。每年初冬时节,各路大咖齐聚乌镇,共同探讨先进的技术议题。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数字世界,人类早已彼此链接,成为命运共同体。 

最传统与最现代,民族的与世界的,共同在这个千年小镇丛流激荡,在激烈碰撞下达成瑰丽的和谐。(段晗胭)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