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破坏亚马孙森林 圣保罗受惩罚

来源:中国水利报 第八版 国际观察-天涯论坛  2018-04-12

8b7dede7385e4ce7903e649fe1889e70_B_BASIC_meitu_1.jpg

人类与自然的交锋:燃烧着的亚马孙原始森林里,奶牛在吃草(资料图片)  


“我们不应该把亚马孙森林变成一个牧场。”他在一次采访中说,“亚马孙森林造就了水的运动。如果你能够跟踪一个水分子的运动,你就会知道,每一片穿过圣保罗上空的云彩,都会同样穿过亚马孙森林。如果森林继续被砍伐,我们就将陷入更大的麻烦。”


最近几年,巴西圣保罗市不断干旱,曾导致冲突和抢水,使城市处于“紧急状态”,社会秩序一度失控,政府不得不动用军队介入。现在,新的干旱到来,不知以前的故事会不会在圣保罗重演。

“如果当地农民不停止对亚马孙森林的砍伐和破坏,圣保罗可能要面对更加严重的缺水困境。”杰森·卡尔曼说。他是圣保罗当地一个供水公司的总裁,他感觉自己有义务向圣保罗的市民讲清楚正在发生的情况,因为他不仅是供水公司的总裁,他也是圣保罗的一个普通市民。他所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告诉人们,圣保罗这个拥有2100万人口的大都市,已经陷入了严重干旱的紧张局面。

“我们不应该把亚马孙森林变成一个牧场。”他在一次采访中说,“亚马孙森林造就了水的运动。如果你能够跟踪一个水分子的运动,你就会知道,每一片穿过圣保罗上空的云彩,都会同样穿过亚马孙森林。如果森林继续被砍伐,我们就将陷入更大的麻烦。”

杰森的供水公司是圣保罗供水服务方面的龙头企业,杰森的言论会引起社会大讨论,这主要是来自农业部门的反对意见。他们讨论的议题是关于世界最大森林、气候变化以及2014—2015年干旱是否重演方面的。

作为圣保罗的市长,多利亚似乎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利亚说,他已经认识到亚马孙森林与圣保罗城市供水之间的重要关联。“我们需要保护热带雨林,以保护巴西东南部的降雨和水循环。”他同时强调,“减少用水需求和废水循环再利用也很重要。”然而,他的政府并没有将他的话语转变为实际行动。

圣保罗似乎忘记了2014—2015年的干旱。那是一场罕见的干旱,大约持续了12个月,其降雨只有20世纪早期那一次严重干旱的一半。2015年1月,圣保罗最大水库坎塔雷拉的蓄水量仅为库容的5%,到了难以维持一个月供水的境况。

圣保罗周边的一些城市和社区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意味着需要军队维持社会秩序。其中尹图市是干旱最严重的城市,甚至发生了偷水和抢水的事件。很多居民家中的自来水只有很短时间的供水。一些市民从游泳池舀水冲家里的厕所,民众对供水紧张不满,对邻居用水洗车不满。

用水紧张造成的混乱局面甚至延伸到一些饭店。圣保罗著名的保利斯塔大饭店使用塑料餐具招待顾客,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水洗碗,而塑料餐具用后就扔不用洗。因为缺水,星巴克咖啡店只能向顾客提供罐装饮料和啤酒,而不能为顾客冲泡咖啡。而由于有竞选活动,圣保罗政府拒绝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但是实际上,圣保罗当局万分焦急。

圣保罗超过一半的供水实体由政府拥有。在圣保罗供水与卫生部门,人们努力保持一种平静的心理。而水库水位的实时显示屏和其他一些信息表明,圣保罗大多数水库处于干旱状态。负责为家庭送水的水泵只是处于待命状态,却不敢轻易按动开关。

沙拉曼·弗来科是供水中心的负责人。她摇头说:“我们几乎要崩溃了。水库的水位一降再降,我们知道当水库没有水的时候人们会发疯的。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小城市受到缺水的困扰,甚至发生偷水事件。如果圣保罗这个拥有2100万人口的大城市也发生那种情况,可以想象有多么混乱:医院将无法救治病患,学生不能上学,社会将完全停摆。”她说,“在我们的供水闸门操作间,有军人前来检查闸门是否漏水。这些荷枪实弹的士兵进入供水闸门操作间,在以前是没有过的情况,可见政府对供水安全的重视程度。”她回忆说,“其中有五个是穿制服的士兵,拿着枪。他们要检查我们供水中心有没有问题,因为我们管控着供水的阀门。”

供水公司在水危机期间确实推行过一些有效的节水举措。例如对居民节约用水进行物质奖励,有80%的居民获得了实惠,这减少了供水的压力。而有时候供水部门不得不利用水库的死库容来进行供水。现在这些节水鼓励措施还在实行。

供水中心还对一些用水需求比较大的用户进行水量削减,防止这些用水实体私下偷采地下水,从而缓解了供水紧张局面。现在,供水公司正专注于供给方面的建设,以扩大供水。“但也许再过一两年,当干旱结束的时候,人们又会指责我们修建基础设施是浪费行为。”卡尔曼说,“但是,现在的状况表明,我们需要这样做。我们能够对执政者说的就是,你需要为最不利的情况做好准备。”

批评已经来了。商业集团想获得更多的利益,他们希望供水公司的股份能够私有化;环境部门对扩大供水的花费不高兴,因为他们希望政府将这部分资金用于建造更多的污水处理设施;还有人希望能够退出因扩大供水被占用的森林土地,他们认为当所有问题都得到解决的时候,圣保罗不需要那么多的水库。

实际上, 圣保罗并不是世界上应对干旱最脆弱的城市。根据世界基金会(WWF)的调查,圣保罗的干旱程度在世界大城市中的排名仅是第八名,第一名是南非的开普敦。对于圣保罗来说,干旱造成城市完全瘫痪是可以避免的,也可能不需要最极端的方案,这寄希望于气候别太糟、森林别再遭到破坏。但是,如果再没有降雨,或者人们再继续砍伐亚马孙森林,圣保罗供水部门将会面对2100万口渴而等水的市民。(夏风 编译)


责编:张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