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说法

幼童在挖砂深坑河中溺亡谁来负责?

来源:中国水利报  2016-10-21

制造“魔窟” 盖桂保 画 _副本.jpg

制造“魔窟”(盖桂保 画) 

日前,一起因村民在河道内挖砂后留下深坑未及时填平,致使两名小孩淹死河中的案件,在河南省唐河县人民法院审结,挖砂人李某向被害人亲属赔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211 988.64元。

【案情回顾】

2014年7月27日下午,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苍台镇的赵某、陈某夫妇的两个儿子赵甲、赵乙到附近的于湾渡口唐河边向南约200米的深坑中洗澡时溺水身亡。该深坑是李某采砂时遗留。事故发生时,唐河县河道土砂管理局在该渡口设置有“河道水深,注意安全”的警示标志,但在两个儿童溺亡地点没有警示标志。

【案件经过】

事件发生后,经协商未果,赵某与陈某夫妇在律师的法律援助下,将采砂人李某及河道管理者——唐河县河道土砂管理局一并告到了唐河县人民法院。赵氏夫妇认为,采砂人李某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砂管局没有做好法律监管工作,使隐患长期存在,所以应共同予以赔偿。请求法院判处二被告共同赔偿原告交通费5 000元、丧葬费37 958元、死亡赔偿金339 013.6元、精神抚慰金200 000元,共计581 971.6元。

被告李某辩称:自己没有在两个孩子溺亡的地点采过砂,原告的诉称没有事实依据,因此自己不应被列为被告;赵甲、赵乙系未成年人,原告作为监护人没有尽监护之责,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砂管局及河道采砂承包人应承担管理不善的责任。

被告砂管局辩称,砂管局对于原告之子赵甲、赵乙溺亡后果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理由为:1.赵甲、赵乙溺亡的地点不是公共场所或者道路,该后果与河道管理部门没有关系;2.砂管局尽到了合理限度内的安全警示义务,在出事河道边立下水泥方牌,内容为河道水深,注意安全;3.原告作为未成年人赵甲、赵乙的监护人,监护不力是导致溺亡的原因,原告应承担相应的后果。

【案件判决】

唐河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后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规定,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被告李某在赵甲、赵乙溺亡的河道内采砂,系施工人,其在事发地点采挖后形成深坑,既未设置明显标志,也未采取安全措施,因此对于赵甲、赵乙的溺水身亡,被告李某应当承担相应民事责任。被告李某辩称没有在赵甲、赵某溺亡地点采砂,经调查,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采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河道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河道主管机关以及河道监理人员,必须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加强河道管理,执行供水计划和防洪调度命令,维护水工程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被告砂管局是唐河河道的主管机关,主要职责是执行供水计划和防洪调度命令等,而河道的功能是为了河流的行洪输水,不是供公众活动和集散的公共场所,被告砂管局没有设置警示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防止他人遭受损害的法定义务,因此,对赵甲、赵乙的溺水死亡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未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是其父母,原告作为赵甲、赵乙的法定监护人,未履行相应的监护职责,对于赵甲、赵乙的溺亡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因此,可以减轻被告李某的民事责任。

关于原告请求的赔偿项目和数额,法院根据河南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河南省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等方面综合计算,最终判决被告李某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原告赵某、陈某各项费用共211 988.64元。

【后记】

本案中两个无辜的小生命因在水坑里洗澡而被无情吞没,给其家属带来的伤痛不言而喻!

目前,全国正值暑假期间,学生的管护责任由学校全部转移到家长身上,家长再忙,也要管护好自己的孩子,耐心教育他们远离火灾,远离水灾,远离一切伤害,让儿童健康成长!(作者:曾庆朝 杨基石 河南省南阳市依法治市办公室)

 

责编:续峰